やる気の見せ場
プロフィール

Saori

  • Author:Saori
  • OLの仮面をかぶったおじさん

    ★絶望先生
    ★自称「腹黒文化系」
    ★心理的ニート
    ★ツンデレを装ったヤンデレ 
    ★自称、永遠の16歳
    ★ヒキコモリ失格中
    ★腐女子のくせにフィギュア萌え
    ★一応オタクのつもりです
    ★一応乙女のつもりです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舊瘡疤

10 07, 2007 | 徒然紙碎

1 Comments
這是我第二次寫信給你。
此刻的我們比曾經在電話兩頭哭泣時離得更遠了。
那個時候我站在漆的走廊裏抱着話筒說着說着就忍不住哭了出來。那個時候,我該是第一次了解到,連你也離得我這麽遠了。
遠到已經用言語無法扭轉局面的地步。

如今,我們之間隔着一個海峽。和更多無法預想的矛盾。

我在自以爲是親近的人交往時很少會去思考分寸。有什麽就説什麽,經常暴躁、冷漠、沒有耐心。我以爲你能永遠容忍我,像小時候一樣。
我的佔有慾遠比自己想象得來的強烈。即便你不可能成爲我一個人所有,那麽至少,在兩個人的時間裏,你眼裏只有我一個人。
然而在那次哭泣之後我才明白過來。
我以爲的你根本也不是真正的你。
真正的你離開我千萬裏。

很多時候,令我挫敗的是,你似乎根本也不在乎我的存在。
你似乎根本也不了解我,你似乎根本也不需要我。
你根本也從未真正站在我的立場想過,
我爲何要這麽說這麽做。

於是我對自己說,因爲她還是個小女孩而已。

經歷了很多很多。現在回想起來好似一部沒有看到結爲的電影。
在上一個我們面對面交談,我說出了隱藏了很久的話。那些近乎刻薄的,令人難以接受的,也許並非事實的,帶着我深刻怨憤和愛情的言辭。
我愛你。我恨你。
我的人生再也沒有你這樣令我懷抱切齒愛恨的女人。
言語我以爲一切都已經過去了,化作煙塵了,你和我,都可以重新出發了。
我從心裏期望着來之不易的新生活能帶給你更多的力量,去戰勝自己和家庭令你背負的痛苦。
我以爲我的話能保護你,可沒想到,它們傷了你。
我以爲重逢能令我暢所欲言,在某一個很獨自身在異鄉的夜裏。
原來一切只是我以爲而已。

你根本也不願聼我説話吧。那麽這是最後兩句。
[我什麽也不再說了,反正還年輕,受了傷有足夠的時間去治愈。
所以向前沖吧,親愛的。]
無論如何。我始終愛着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射手座

10 01, 2007 | 徒然紙碎

1 Comments
1.一時間覺得自己似乎已然進化成爲New Type,一時間卻又落入自掘的深淵。你看着我滿臉笑容,其實我比誰都更害怕。
然而只要能有一點點修正自己的機會,我就很想抓住它。
這也許是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吧。我想。

2.自己將此稱爲追尋一個不可實現的夢想。於是頻繁奔赴那片城鎮,翻山越嶺的去見這樣和那樣的人。
未來這麽近又這麽遠。其實安於現狀與邁步前行也許根本沒有什麽區別。

3.忽然意識到要成就一件事當真不能考慮退路。
不成功便成仁這句話瞬間變得血淋淋。

4.原來最後留在我身邊的,只有我而已。

続きを読む »

不相逢

08 17, 2007 | 徒然紙碎

2 Comments
春夏交替的時節,常常獨自凝望遠方的月亮。
往往是夜半時分下班歸來,洗完澡坐在床上喝著西柚汽酒,把櫻色的窗簾拉開一角,一輪並不圓滿的月亮出現在我的窗口,無聲照耀著身邊的雲彩們,托起一圈不可思議的彩虹。
背井離鄉。
卻能凝望一輪同樣的月亮。
這顆在寂靜宇宙中默默環繞地球運轉的衛星,在以光年爲單位的遙遠彼岸散發出美好而爆裂的光芒。某個在醉酒後追月的詩人說,低頭思故鄉。因爲頭頂有一片催人落淚的光芒,才讓咬緊牙關的遊子忽然想起來那個回不去的地方。
以爲遠遠逃開了那些不願再回想起來的人事。
以爲終於走上一段全新的旅程。
卻在被那片月光照耀的瞬間想起來了那條小巷,小巷盡頭的那個房間,房間裏那本還未讀完的書。想起了曾經那份無償的溫暖。想起了少年時代凋零的花朵。
不禁潸然淚下。

自难忘

07 05, 2007 | 徒然紙碎

1 Comments
夏。再び。
あの捨てる直前まで戻した思い出。
君にくれた苦しい蜜。君にされた狂う喜び。君にあげた掛替えのない青春。
あの夏で始まったの壮大なる恋は、
時の流れとともに崩壊されていた。
私たちは自分の手で、
この永遠と誓った恋を壊された。

若い故の過ちか。時にはそう思ってる。
あんまり若かった。
二人は生きることの辛ささえ知らなかった歳で未来を誓い合った。
未来が全然見えないことさえ知らなかった二人で永遠を見るようなふりをした。
馬鹿だけど、気持ちが本当だった。

今時、思うたび胸がまだ痛むけど、
もう泣くことがなかった。
大好きだった君に、
本当は「ありがとう。」を言いたかった。

-------------------------------------------------
[We Were Lovers] 2005/4/1

続きを読む »

片斷綿長

03 23, 2007 | 徒然紙碎

0 Comments
2005年4月3日

開滿荻花的原野。
沉入水底的戒指。
驚蟄的雷声。
冬眠醒来的龜。
籠子里色的鳥。
粉色的玉蘭。
色的刀鞘。
堆積成天堂形状的云。
来自赤道的風。
銀灰色的星星。
快速逃离的野猫。
蒸騰着熱气的食物。
陌生人的体温。
骯髒的街道。
因為寒冷而收縮的毛孔。
琥珀色的骨頭。
屏幕上的白底字。
鮮血在半空中划出的弧綫。
打碎的玻璃杯。
吱嘎作响的床架。
漆的電影院。
不知不覺被聯結起来的時空。
柔軟的毛絨玩具。
常青藤在紅墻上留下的爪痕。
最初降落的雪花。
异常明亮的夕阳。
爆發出的笑声。
清冷的月光。
視線里旋轉的天空。
破敗的摩天輪。

Next Pag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