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る気の見せ場
プロフィール

Saori

  • Author:Saori
  • OLの仮面をかぶったおじさん

    ★絶望先生
    ★自称「腹黒文化系」
    ★心理的ニート
    ★ツンデレを装ったヤンデレ 
    ★自称、永遠の16歳
    ★ヒキコモリ失格中
    ★腐女子のくせにフィギュア萌え
    ★一応オタクのつもりです
    ★一応乙女のつもりです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这一年的8月30

08 30, 2005 | 徒然紙碎

4 Comments
正好一年前的这个时节,我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这个阳台上看着大雨从天而降,开始写起了BLOG。
今年有些过早了,却不是以往的秋雨。
名叫“泰利”的台风,他暴戾的边锋割伤了这个海滨城市灰蓝的天空,雷声响得惊心,暴风雨充满我窗口渺小的世界。
提早一个礼拜到学校上留学挂钩课程,也许来年樱花正要凋谢的季节我已离开这里,但分明没有切实感,不论在纸上描绘几多未来,明天始终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像这撕裂天空的闪电,分明看得到那一刹那雪亮的光芒,却离我那么远。远在天边。

真正的独居第二天。
每日回到房间就静静地直到躺下睡觉。很安静很好,但不免滋生寂寞,一个人能自由的哭和笑,但长时间的沉默只会让人更加恐惧门外的世界。

车祸第三天。
颤栗已经消除,可那亲眼看到的场面恐怕要花很久才能忘记。没有出人命是万幸,然而坐在车里看着妈妈慌乱的离开,看着爸爸独自站在路边皱着眉头不停地打电话,我就一直这么想。可为什么非得是我们?为什么非得要我们来承受这种惊吓。完全的飞来横祸。
于是小朋友们在暑假里一定要记得遵守交通规则,不然在禁止的地方乱玩被撞死,责任也在你身上。
千万不要死掉还背锅。TA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発光

08 23, 2005 | 一日一善

4 Comments
日下孤城月到稀
云间远水七年期
忠言日夕三秋后
直谏城边万里期
——《弥生三日》

以上,来自钠君传送给我的神奇软件——电脑作诗机。以BLOG名“弥生三日”为命题作的七绝。虽然看不懂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实,然而爱好附庸风雅的灵魂令我用那奇妙的机器连作数首(全七绝)……

晓径风高若待人
晴檐雨霁始为春
清渠树杪千夫力
老树花梢数里尘

于是石头姑娘你健在期间若能看到这篇杂记,便把用你本名作的诗收去……

古砌天寒鹤未还
颓垣水暖贾人船
寒光落絮秋前渚
暖阁游丝雨外山

由于我的本名令机器分析不能,于是这是用那传说中的艺名作的……

==================风雅人生吟诗起步之分割线=================
今日两大事记
下午被石头姑娘领到一间离家颇有距离的漫画吧。在嘈杂的人声中补完了「NANA」最新的两本单行。因为着实没有认真看,于是感慨感想皆不能。
回家路上从公车窗口望出去,在路边的花坛里发现了彼岸花。也许夜幕的缘故,花朵的颜色分外惨淡。
忽然想到流传在网上的那则介绍说,这火照之花盛满黄泉路。
路边的彼岸脸色苍白,人间果然不是她流连的场所。

一緒に越えた空

08 23, 2005 | 一日一善

0 Comments
写真

 久しぶりの日本語日記。
 
 間もなく夏休みが終わる、全然期待しない新学期。まだ同じ渦巻きに陥ってきてかもしれない、自分は自分を責めて、自分だけ苦しめて。
 あたしは家に出るなんて、赤の他人と生活し合ってのはやっぱり心に嫌だ。小さいから親は「この子自立強い子だ」って言われて、「あ~あたし負けるのはダメ。」という考えは精神を抑えられた。
 急に自分は現実に逃げ出していることが感じてた。他の人はどう思ってのが知らないが、いつもいつもずるい役をしてるのは確かあたしだ。
 人と近づくことは怖い。自分が壊れることは怖い。
 多分、自分を小さい世界に閉めるのはもっとも便利だ、しかしこれがこの自分にとっては駄目って言うこともはっきり分かる。
 結局、近付けないとも近付いた。一番痛い距離をもつ、一番納得できない人はあたしだ。
 本当に、自業自得。

 思わずにお酒を飲むことが好きになった。別にお酒そのものはどれほど愛してるわけじゃないけど、その半分酔いの状態は曖昧で嬉しかった。
 頭が真っ白になっても数々の記憶を浮かべ上がる、嬉しさと悲しさが混雑して、笑いやすくて、泣きやすくて。
 我が忘れる状態だった。
 だって、一人ボッチはお酒がしない。

 
 今日、「ハチミツとクローバー」第十八話を観賞した。数話以来、初めての笑い観賞。
 やっぱり森田さんがいない浜美は、寂しい。帰って来てよかった。
 ただ卒業パーティーの夜、修ちゃんは若者たちをじっと見てて、心のある隅の人影が出てきた。まだ若い、二人揃って、明日への望みを持って生きている。
 だって、時間は永久に止まるわけじゃない。
 残るのは思い出だけ。
 

Edeg of Heaven

08 19, 2005 | 死宅生涯

1 Comments
edge of heaven
全金属狂潮TSR第六话。天堂的边缘、破碎在无声呼唤。

经历了半年的日本持枪学生生活,相良宗介已经习惯了那个女孩子从天而降的大扇和飞腿。被打后他从来只是「千鳥、これは痛いじゃないか。」,脸上始终是那副天然的严肃。
保护者和受保护者。在一个宁静的国度悄悄交替着相互的角色,渗入对方的灵魂。
他抗拒着“幽灵”介入这个任务,他对Tessa抗议道「私一人で十分だ。」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种少有的逆反心理来自何处,但他坚持着不愿承认兼顾保镖和战斗的力不从心。
“只有我能好好保护她”,这么想着,在一瞬间忘却了这场羁绊原来只是一份工作。每夜从窗口看着她房间的灯光从亮起到熄灭,舒一口气,脑袋里装不下其他东西。
一场恋爱般的任务。

场景从战火纷飞的中东到暗潮汹涌的西西里。
他像一阵风般冲出教室,给不了任何理由,却微微回头用余光看着她,让她尽量少出门。
在直升机上看到海上的日出,火箭筒旁边放着她的笔记本,Melissa半训斥的话语在耳边回响。他其实该很清楚,关于这个17岁的自己,这条路的前方,这场羁绊的落幕。
只是不愿承认而已,那些迟早来临的结局。就像存在感稀薄的生命。

千鸟写着考卷,一个“宗”字落笔,心绪忽然游移。
绚烂的晚霞下,两个人在天桥上感慨着时光飞逝,相互熟悉的脸庞和日常琐碎的话语。
他被拖去她家理发。她的手指在他发间摩挲,每一刀剪下去,落发在报纸上发出“刷”的声响。微暗的白色灯光下,镜前一朵紫色的小花在瓶中开始枯萎,镜子里他的眉眼在她的声音中略微起伏,她凑近他的侧脸,她说宗介,我只相信你。
她家门口,他们聊着理发和笔记。互道明天见。自信理所当然的明天见。两个相对的窗口亮起灯。他对着玻璃中的倒影仔细观察新发型,她在关门后低喃着下次要帮他挑衣服。
谁也没有听到离歌已经响起。
那些来不及说出的话,那些没有落下的吻,那些失去了实现意义的拥抱。全部被天堂边缘无声的破碎呼唤着,在下一个动作开始前消失殆尽。
他一拳打碎了手提电脑的屏幕。双手撑在桌子上大口喘着气,汗珠不断往下滴,浑身颤抖。他清楚地意识到这是自己从未有过的失控情绪。
惊慌、愤怒、恐惧。
这不是敌我交战的生死关头,他不能凭着精神力量将分别挡在身外。
“任务解除”、“Uruz7立即从现在据点撤离”、“今后禁止与千鸟要再次接触”。那一行行轻描淡写的白底字,是他无法反抗的残酷命令。
该来的终究来了。这抗拒了无数次的心知肚明。却像一场暴风雨,将他苦心经营的小天堂全部摧毁。
此刻的他想象不出,从明天开始没有她的世界。永远。
死亡不是最可怕的东西。
血淋淋的离别撕扯着胸口,思念的花朵霎时凋谢,对面窗户的灯光忽然变得那样刺眼。
他要怎么来面对,永远失去了她的世界。

Translation

08 19, 2005 | 風鳥花月

8 Comments
来自「週刊少年Blog!!」的伪·久保带人访谈,感谢エリオットさん充满爱的提醒……便被可怕的日本fans华丽丽的欺骗了……
原文地址:http://blog.livedoor.jp/hitokata/archives/14186962.html
此翻译稿版权属「弥生三日」所有,严禁一切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
■ 久保「总之土里土气的绝对不行!」

——在百忙之中专程接受采访,非常感谢。

久保:不会不会,请多关照。

——进入正题前先要祝贺一下。上星期在JUMP10号登出了15卷漫画已经发行1500万册的消息,也就是说现在平均一卷单行本的销售量是100万册,恭喜你了。

久保:哦哦!!是这么回事。我也是责任编辑通知之后才知道的。非常谢谢各位FANS!!说来我也算得上销售额破百万的作家了吧。(笑)

——在最新的16卷发行前,得到销售量激这样的好消息,实在是NICE TIMING。那纸封的宣传语已
经想好了吗。

久保:啊,责编,这句话就拜托你了!

——那我们进入正题。久保老师在画漫画时首先注意的事是什么?

久保:帅气程度!这个绝对放第一位。不光在漫画上,这也可以算得上我的Life Style,总之土里土气的绝对不允许!

——的确在久保老师的漫画里到处都能看到时尚的元素。

久保:我就说吧?因为我很执著于这点。(笑)
在FL(Fan letter)里女生读者都会写“死神的队长们都好帅!”、“最喜欢对决场面…(*゚ー゚*)”之类的话。不过除了画面我还在其他许多地方下了功夫,也希望大家能注意到。

——能具体讲一下吗?

久保:你看,漫画是由画面和台词结合而成的产物吧。光有台词的话读小说就好了,只有画面的话不如看插画集。但我所画的是漫画。即使有一边做好了,另一方要是很糟糕那就全盘皆输。

——哦,原来如此。

久保:所以不仅是画面,台词和标题以及招数的名字等等也要下苦功。在取名字的阶段,一旦想到什么就立刻写下来,之后再“啊、这个不行”、“这个得再来一次”如此的自我否定。然后从里面挑出两、三个中意的给责任编辑看,最后说着“就这个了!”才决定下来。

——那有什么秘闻能告诉我们吗?

久保:当我决定的最终形态与责编挑选的那个不一样时,就会吵架(笑)。责编的审美能力不怎么好啦。有时候还会选出让人很惊的玩意儿来。所以最近我会故意把很土气的东西放进待选那一群里,等责编把那个选出来就笑他,对消除压力很好。(笑)
——(笑)。把这些说出来没关系吗?

久保:没事没事。因为我跟责编的关系亲密到被人说是同性恋♪(那又怎样。)


■ 久保「诗歌的表现方式最适合我

——如此说来,老师作品里经常使用诗一般的句子……一般被称作诗歌吧。这也是因为觉得很帅气所以写
的吗?

久保:嗯,说是这原因也没错……怎么说好呢。比起帅气来,这是为了向要表现出美丽和痛苦才是使用的。

——嗯嗯。

久保:比如说,拿以前画的番外篇“a wonderful error”作例子来想好了。(*收录于《BLEACH》第12卷)

——啊、那个“Hello、Hello”开头的?

久保:没错,就是那个。那是我自己也相当中意的。如果想到这是在那样波澜不惊的日常生活中发生的细微变化,普通的名字就不足以用来表现它了,即使少许我也觉得不足够,有没有更好的方式来表现呢?能不能让它更漂亮呢?这么思考的结果就写成了诗歌。

——在前作「ZOMBIE POWDER」时已经在有意识的使用了吧。

久保:比那更早。在中学时代就开始了。
那个时候身边的人遇到事情的时候都会说“那家伙真恶心,想杀了他。”这样与类似异体新兴宗教使用一样的说辞,而我一般会想到“如同爱一般绝美的杀意萌芽”这样的句子。虽然没有说出口,但这样的感觉一直涌出来。这大概全靠了我天生敏锐的感性。也许、诗歌的表现形式最适合我。

——原来如此,我了解了。所以老师才在各种场景里用到了诗样的语句啊。

久保:正如这样,正是这样。

——不过最近的作品里不常出现诗歌呀。

久保:嗯,这个嘛,因为当下正连载到一护与白哉之战啊。没什么能插入诗句的机会,真可惜!战斗场面中帅气的画面满满(笑)。在打斗时加入冲击性的词句,责编也跟我意见一致。

——哎,是这样吗?

久保:没错,看到就明白了吧?我写下来后能表达得更好。这次的战斗结束我就准备尽情的写,写出与尸魂界篇最后的精彩场面相衬的句子。各位读者也请期待!


■ 久保「总觉得从刀里射出电子束不太好」

———改变下话题,关于久保老师所画的对战场面,除了前面提到的帅气程度,在画时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久保:震撼力和疾驰感吧。我时常留心在必杀技连发的场面里多使用集中线。我很讨厌一边讲道理一边进行的打斗,与其用那种琐碎的方式,我还是喜欢有爆发力和冲击力的漂亮攻击。

TR1.jpg
在「BLEACH」里,常常会有“等注意到时敌人已经身在背后”的场面,从此间连续的速度感描绘,可以强烈感受到对战场面中的疾驰感。
顺带一提这幅画,因为久保老师说:“我的画不允许转载哦,让法律和网络规则都去见鬼吧。”于是只能用我的画代替,真可惜!


——的确,现在很流行的从超能力战里延伸出来的头脑战,BLEACH里几乎看不到。

久保:因为看我漫画的FANS基本上是十几岁的人吧?对这些人来说,比起让脑袋乱糟糟的艰深战斗来,
不如直接从刀里射出电子束来,哐!!这么做更有意思。当然我也觉得这样比较方便(笑)。然后最
终基本是主人公一边得胜。

TR2.jpg
来自JUMP10月号第102页。对如此扣人心弦的场面不加任何多余的说明和预告直接冲击读者的视野!!超酷哦!!

——(笑)原来如此。

久保:不过原本我还是觉得直接从刀里射出电子束不太好!!因为是漫画,只要自由表现就好了。所以拿刀的方式不知不觉就变得……

(*这之后,久保老师非常兴奋地滔滔不绝了10分钟,因为内容过激于是省略。不过要告诉大家的是,10
分钟内“炼金”、“枪比刀好”“刊登顺序我比较靠前”这样的话不断出现。)


■ 久保「拘泥于伏笔,漫画就画不下去了。」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来进行最后一个话题吧。

久保:好的。

——我想请教久保老师的创作思路,也就是关于故事创作方面的事。恐怕正在有志成为漫画家的人读到这
个会觉得写故事很辛苦吧。

久保:嗯,故事啊……伤脑筋啊(笑)。说实话,我至今仍然感觉故事创作很棘手。

——唉?是这样的吗?

久保:不管怎么说,我不喜欢那种严密又冗长的发展。比起这种来,我至今为止比较重视把“瞬间才是最棒的”这种想法灌输给自己,这算是瞬间的美学吧。我很看重这点。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久保:所以啊,伏笔么?这个我也不太擅长。埋下伏笔是不错,但我常常会忽然想到其他更酷的发展或是场面,就怎么也想先画它们。会陷入类似的局面中——。若是一早拘泥于伏笔,漫画就画不下去了。所以比起这个来,如何把精彩帅气的场面融入剧情才是最重要的吧。

——这么说倒也是,周刊连载里确实有用处也说不定。

久保:现在读者来信里都会问到“Grand Fissure到哪里去了?”、“蓝染队长是被谁杀的?”这些问题……其实仔细想想这些都没关系,当下我有想画的东西,所以告诉大家这些问题稍候会为大家解答。

——哦,好期待。

久保:在某处的论坛上还有人问“他是不是忘记了?”。

——谈了那么久真是非常感谢。最后请向各位新人说一句话吧。

久保:多接触一些东西,然后将自己觉得好的部分尽情地融入自己的漫画里!如果在其中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武器就好了。也就是积少成多的意思啦!!(笑)

——今天真是太感谢了。

——THE END——


深深的腥红

08 18, 2005 | 死宅生涯

8 Comments
暖色

BQ.gif
以上便是传说中比WS共进会更WS的LOGO……口胡啊~这分明是充满了爱的创作!

又看了久保的日记(我便是天然TK体质,不可指责不可指责)。
整整5年前的夏天,反复出现女友的只言片语,能浅浅地体会到那个女子对他的重要到可以让他向一群陌生人絮絮叨叨她的家族、喜好以及他们一起经历的时光,这或许只是他的习惯,我却相信他在键盘上敲打那些字眼的时候心中温暖。
只是不知道这5年令人无所适从的时光之后,她还在不在他身边。
他时常提到病痛和美食。便说漫画家果然许多职业病,日本人果然喜欢吃。
读着日记的时候想起某个声优特辑,13说起初来东京时常常坐错电车常常迷路,“虽然我老家也有电车,但乡下的线路很简单没有东京这么复杂”。忽然让人开始想象13穿着色的学生服在田间骑脚踏车的情景。与久保在动画首播时打电话给老家哭着说“妈妈你看到了吗”的一样,他们这种孩子般的直率和坦诚让人感动。
简直是那些滥俗的励志电影,一个小地方的年轻人怀抱梦想独自到大都会闯天下。至今为止他们都已踏上了成功的台阶,回顾过往的喜怒哀乐或许只能用久保那两句日记概括。
岩壁上开出绚烂的花朵,天空中月轮继续盈亏。
用手挡不住时光的洪流。


寓言
一个予言。三个人疼痛的纠葛。
来自三位达人的系列同人。
令人颤抖又暗笑随后想哭泣的词句。
我的确考虑过那种外表美好内心腐败的女子,然而没想到她是绯真,那个让人反复说这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女子。与她不食人间烟火的丈夫一样纯粹的晚霞色。
却在她们的笔下化作一朵渗透了腐败气息的荼糜,红得血淋淋,怨得赤裸裸。被寒气和血腥浇灌着盛开在冰凉的唇上,盘桓的根紧紧扎在那个男人的胸口,死亡是比相守更暴烈的思念。不甘于被忘却。
露亚费尽心神与亡魂对抗。怀抱着她从人间到黄泉的冰冷怀抱抛开她时么没有犹豫,却又追回她让那个眉眼酷似的剪影,变成一道锁链锁住那个男人的喉咙。不甘于被抛弃。
他在门后看她面对夕阳端坐。他拥抱她。他紧握她的手。他的泪水是利刃。他的纯白是毒药。他原来什么都明白,却将万丈波澜化作止水。那些过往来不及回不去,那个人深爱着忘不了。
她说我要你记得我,朽木白哉。永永远远记得我。
她说我的姐姐,你抛弃了我。我却要回来。
他说因为我会记得你,绯真。永永远远记得你。




月娘浮光

08 17, 2005 | 死宅生涯

4 Comments
sanchang

从CashBox出来时Stone姑娘拍下的照片。闷热的夜怀抱半月,天空呈现数个层次的绚丽色彩。大家随意的POSE忽然与店里流出的情歌组成了MV。


漂白
某夜翻译久保带人的访谈,看这他字里行间,忽然像是稍稍触摸到了他的不为人知的一面。事实上我从未设想过他是个怎样的人,从前看任何漫画时也是,或许从某种角度来讲,无论CLAMP还是岸本都远远比他来的容易了解。
哑巴拼命研究他“厨房作家”的过程中,不断传来各种消息。摈弃那些同人女的EG,我们都感觉到他的风评其实不好,揭示板上不断有FANS说他狡猾、抄袭、HOMO倾向,而经调查JUMP的人气作者里也只他一人不雅绰号一堆,不说岸本尾田,连FJ的称号也很平常(在我看来他比久保要不正常许多 OTZ)。这便是JUMP传统FANS对久保的攻击吧,就连采访也说到,BLEACH中几乎没有那种惯例式的说理战斗法,打起来没有台词边上也没有人解说。于是哑巴说得对,久保不该待在JUMP,他画的分明青漫。
久保很早就封了日记,这其中记录了许多日常的欢喜与无奈。他提到女朋友不擅长看书,5年过去,不知这个女孩子是否还留在他身边。最后一篇中他写下这样一句话: 「大人なんて大嫌いだ」と思い始めたら大人。「自分は大人になった」と思ってるうちは子供。他或许在暗示自己的幼稚和成长。
于是我对BLEACH的感情开始建立在我对作者的爱上。
于是两天内两只废柴成立三个久保相关的组织……OTZ 这一切都是爱,不可指责不可否认。

光线
昨日与Stone姑娘在家里互拍一堆伪·死神的COS照,什么叫做无节操看我们便知道了呀……OTZ
然而Stone姑娘的乱菊JJ除了头发颜色不对实在好原版,本来还想拍一套有故事情节的照,结果因为力气用光作罢。便说谁组团我们俩可以买一送一去混水摸鱼。
事实证明石头走御姐路线大正确呀,然后我承认我正处于一无是处的位置……OTZ
于是漂白爱的LOGO终于出炉。logo


PS:今次的标题来自于台湾电影「月光下我记得」的主题歌,杨贵媚凭这部片子得到了04年台湾金马奖影后。建议16岁以上对文艺片感兴趣的人去看一看。另外我好想看杨贵媚的「爱情万岁」……OTZ 我真的开始控人妻了……事实上我此刻正在听F.I.R的「NeverLand」……咿呀咿呀~

彻夜、指尖盛开花朵。

08 13, 2005 | 一日一善

0 Comments
火灾
烈日之下与STONE去M记避难,正吸大可乐收汗之际目睹了楼下大马路上一辆色桑塔纳从冒烟到熊熊燃烧最后被扑灭拖走的全过程。巨大的色烟柱在杭州剧院门前升空,我便对STONE姑娘说,古人造烽火台果然很有科学道理
幸好没有伤亡。

爸爸
忽然想起来爸爸的生日已经过去。
那个曾握着我的手、曾与我争吵过、曾远远站在车站前目送我、记忆里始终高大有力的爸爸,忽然50岁了。
意识过来时,就像是他在一夜老去。今晚他一样背着手踱进我房间四处看看,跟我闲扯几句然后回房间看电视,头发还是乌的颜色,背却开始佝偻起来,年轻时削瘦无比的身材也开始发福。
最近养了半年的两只八哥飞走了,爸爸没有说什么,但一定是难过的。
暑假以来爸爸一直很忙碌,很少有准点回家一起吃饭的时候。
曾经跟妈妈聊起为什么会嫁给这个男人,妈妈表情复杂地说基本上是押对宝了。
他也曾经让妈妈哭过,却不能否定这份爱的真纯。
据说他对员工很凶,但自我离家外出念书后,每每见到他的都是笑脸。
小时候他也常常恐吓说不乖就丢了我再去领养一个,当然这事妈妈也掺了一脚。
有些事情爸爸已经忘了我还记着。有些事情我没有印象爸爸却感触深刻。
爸爸,生日快乐。

彼方
聊起梦想中的地方。STONE说她喜欢欧洲风的寒冷小镇,有一座巨大的藏书室,进门就能闻得到书香,每天清早披着羊毛披肩出去溜狗。
我却把地点选在热带,一座海岛,空气清带有盐的味道,每日黎明时分白色的渔船从小小的港湾里出海捕鱼,白天天气阴晴不定,傍晚的夕阳染红海峡,天空呈现奇幻的色彩。
说这些的时候我们正在都市的高楼间流着汗。于是彼方属于梦境。我们生在现实。




落ちた星。散った陽炎。

08 09, 2005 | 一日一善

3 Comments
 あの子とのデート。
 初めてパジャマをチャレンジして、美容院の向こうの服屋にピンク色のワンピースがけど、がないっ。そしてスーパーでイヤホンを買って、二人はあるレストランに夜を迎えて来た。
 そのとき、本当に大人になったかも知れないって感心した。 
 「十年前の自分は今の自分を思えるか?」
 「今のあたしも十年以後の自分が思えるか?」って
 やっぱり怖い、明日とか、未来とか、未知なものは全部心を揺れる激しいもの。十年以後のあたしはもう結婚して、子供までS連れてかな、あるいはまだ一人ボッチ、彼氏があるかもしれない、そして十年以後に世界は何処でもあたしというものか存在しなくて、もうという状態になる可能性もあるじゃないでしょうか。
 だから、怖い。誰でも知らない未来に。
 
 そして朝、従妹を空港に送れている途中、空港専用の高速自動車道路で、事件が起こった。
 最初とても空いて穏やかな道路に走ってるうちに、車内のラジオに「只今高速道路のXXに車が詰まっている、交通警察たちもう向かって管理して、そちらの皆様、ちょっと待ってください」っていう内容を放送して、お父さんは「早く出て来てよかった」と言った。
 まもなくうちの車は一番詰まる場所に来て、物凄く込んでいたけど、ちょっと変とあたしが思っていた。「そんなに車がいっぱいあるっていうか、警察もかなり数がある、これは大変な事件かもなあ。」ってお父さんを言って、あたしは「だって、一体どんな事件って誰でも分からないじゃないかしら、もし交通事件なら、普通ラジオにもう詳しい報道があるでしょう、でも今度何も言わなかった、変」って言ってながら、車は最中心の橋に通って、そのとき、橋の両側にいっぱい現地の人、その人海の前に警察を組んでいた壁が立ている、「これって、動乱じゃないか?」って車を運転してお父さん、「多分近所の連中は何か政府に上告することを届けるように、皆が集まって空港への高速道路で車の前進を邪魔しているわけだ。」
 幸い、騒乱が起こっても従妹は飛行機に間に合った。帰り道に、人の群れも散って、警察用車二、三台はうちの車のそばに通って、同じ方向へ走っていた。というわけて、事件はもう平定になるものだ。
 って、以上の事件は感想などまったくない、ただ正直に記録したの、っていうか、これは退屈な表現じゃないの?


低语、在飓风前分道扬镳

08 04, 2005 | 一日一善

4 Comments
便说小情调的城市造就小情调的废柴。
便说又一波台风将至,傍晚闷热,夜里落雨。

-------------------柴犬搭宝塔之飞泪分割线-------------------
白天看了「ハチミツ&クローバー」第15话。森田走后柴犬阿久那一线变得后方薄弱,今次是真山X山田X野宫(+理花)的格式。
看得哭了,当理花从梦魇中清醒过来的一瞬间,眼泪就掉了下来。杉田磁性的声线缓缓回忆着那个满月的夜晚,她曾抓住他的手微笑地喊着故人的名字。
我没有看过漫画,因为害怕剧透,所以这一次才忽然清楚,这个出现在真山梦中的女子对他来说为何能如此刻骨铭心。雪白的躯体上一道道丑陋的伤痕,她生命里存在着他无法介入的时间和空间,于是他能够拥抱她,能够送掐紧手腕的镯子给她,能够开车带她在大埠头的大螺旋疾驶,却永远代替不了那个人。
当真山冲向乘载着理花背影的电梯时,忽然想起某部日剧里的台词「会いたい、会いたくない。」想见你,却不得不保持距离,既然无法相爱还不如永别,但那要相见的心情却不会改变。
所谓恋情,着实伤人,却又美得过分。

------------------寂寞之夜激情电波分割线-------------------
小孩子用紫色画画,说明他很寂寞。刚刚流产的听力课老师说。紫色是寂寞的颜色。
这个夏天被紫色包围,新买的衣服裤子项链全部紫色,今夜与小姐妹夜游画了指甲也是紫色。便说我其实过得不算无聊为何潜意识还一再爆发[消音]的信号呢……然而指甲画的很漂亮……
另外入夏以来手机常常收到诸如激情之夜热线、熟女的寂寞心声之类的短信,内容基本都在[消音]边缘徘徊,连[消音]的情节都有出现,话说中国大陆的色情业已经公开到这个地步了么?然从来没收到女性向服务信息,着实是对女协(泛指)的藐视呀~~

------------------风吹草低见牛羊之分割线------------------
如今再把曾经那段恋爱拿出来感慨的确显得矫情,在自己也几乎要忘掉的时候,却又在街上不期而遇。他的脚踏车从我身边经过,视线移转。我回头时他已停下车看我。于是两个人相互靠近。
“你去则啥啦?”
“跟去吃饭。”
“哦。嘎迟出来啊。”
“天热么。你捏?”
“游泳回来。”
“噢。游泳好。……各么再会。”
“嗯,再会,有空联系。”
(以上用杭州话阅读效果佳)
十足的平常腔调,我没有回头看他,不知道他有没有回头看我。杭州城那么小,两个人处的时间那么长,我知道有些时光无可取代,有些人忘不掉。便一切随缘。此处留作纪念。

最后:今日夜游逛街,发现自己不知道很多小东西的用途,我果然已与时代脱节了……另外现在杭州的小姑娘们穿着都好PUNK,以至我跟小南姑娘像两只走错地方的阿姨……

镜花水月

08 01, 2005 | 一日一善

4 Comments
20050801160421.gif

话说人总是要适度的发一些感慨来自我怜悯……

1.About Seed-Destiny
自去年10月开播以来骂声如潮,续作这东西果然很容易烂掉,在看了很多评论文后发觉一切根结还是出在同人身上。
当你被一样事物打动后,自然而然会开始构筑你自己的“这样事物”,于是借了那些人的表皮每个人看到了各自期望的未来,便是那句老话: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一部动画虽让一千个人落泪却分明触到了一千个不同的感情禁区。在大家都已将各自的种子深埋心中后,所谓的“官方”就成了众矢之的。
有一种意见说Destiny节奏太混乱,我也的确感受到了某些段落的苍白,好在我很能忍,光听CV也能撑下来,于是这不构成危害。
有一种意见说Destiny制作太差常常走形,于是我连「Speed Grapher」都追下来了,种命运那些头大身小简直儿戏。(以上单就画面质量比较)
有一种意见让新进男主角去死,然而我相当喜欢这冲动莽撞又血性的孩子,他比起前任男一号更像个16岁的普通男生(或者说这是性格上的根本差异,当初看到Kira我无论怎么都想起了碇真嗣…),和Stellar的恋情也让阿姨我抹了泪。
于是不再列举这部片子更多的口水,与其说综上看来我是相当爱这部片子的,还不如说Destiny不过一个舞台,只属于我的那些角色们在“官方”和“商业化”的大旗下被迫进行着一台不尽如人意的演出。沙漠游击队的胜利女神到如今必须用政治婚姻维持内阁,ZAFT的红衣精英背负盛名内心迷茫,业已隐居的璧人再度登上宇宙。很多人在这些情节里看到了编剧的无力,然而这难道不是孩子与成人世界永恒的对抗主题?他们都已长大,孩童时代单纯信仰的一种唯一被残酷世界的铁则改变了颜色,战争和死亡并非最可怕的东西,正如Cagali在Seed最终话里哭喊的那样,“活下去才是战斗”,时间、经历和自身的成熟将命运带向了意想不到的轨道,他们此刻与曾经不同的喜怒哀乐,在我眼里是成长的印痕。
有人写了洋洋洒洒近万字来批驳Athrun重回ZAFT,我虽很中意他再次穿上那身红军装,然而那“我想要保护Cagali,我只是着急了”的理由实在不成体统。看了41话的总结篇忽然感悟,抛开那些行为分析考据,我眼里这个男人最令人欣赏的气质正来自他的不知所措(跟BL无关呀~绝对!),正如我一直对Kira提不起好感的理由除了Fully之外便是因为他太清楚自己该要什么,就算是大天使号和Strike最艰难的关口,他也始终选择着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走下去,我并不是要指责Kira什么,然而这种思路清晰的人生少了一份烟火味(这大概就是他为什么能跟女神而Athrun只能闪边啃大饼的原因吧……)。而我早就论证过Athrun的女神不死情结和感情系统紊乱症,这样一个旧式贵族气息浓郁的男子,本身尊贵的地位和深邃的涵养约束了他的感情,于是不擅长表达感情、不懂得发泄苦楚,只是独自低着头皱眉或是自嘲,更像个真正的人,会迷惑会动摇会焦躁会做蠢事会害怕直面失败。于是我自私的为他开脱说,只因为他那些单纯又繁复的感情交错,来回ZAFT一场不过人生道标所指的必经之路,一段睁开双眼直视自己、在跌倒后体会到自己浅薄无知的旅程。要说他脑袋一热就去了也可以,事实也就是这样,话说人不轻狂枉少年,Athrun唯一做错的就是在ZAFT留下了后宫和情债……
于是我不知不觉又废话了这么多,说没有爱分明骗人……

2.About BL
话说如今告诉人家“我最喜欢的声优是石田彰”只会被当作农民,虽然两者都是事实,然而我很要面子又喜欢拿些有的没的出来耀,于是常常说些平常人(特指不萌BLCV)听不懂的东西来说,于是我变得不知道到底为了什么才钻进这个圈子的……呃、离题了……
便说最近听了很多千叶进步的东西,他要不是长得,我说不定也去参加千叶敢死队了,然而说到底他虽然攻守皆宜,但那种声线我实在萌不起来,倒是最近因为FMP开始喜欢关智一,真是慢热……呃、又离题了……
昨夜与某BL论坛版主聊天。这是个给我大SHOCK的男人。呃……没错,就是男人,当我用腐女同士的口气跟他亲爱的长亲爱的短了几个月,某日惊现男儿身……倒抽一口冷气……然而去质问人家“你是个男人怎么来淌这塘浑水”的事我干不出来……于是只好保持距离。然而我从昨夜的字里行间竟嗅出了homo的气息……是神在考验我么……

3.About JLPT
事到如今,关于等级考试的报名,我已经无力到吐槽都无能了……连续两个钟头进行着重复的刷屏劳动,我几乎要在电脑前面睡过去了。
套用哑巴的话:谁叫你是学这个的呢……
套用我爸的话:个根本就是经济适用房摇号子么!(用杭州话阅读效果更佳)
呃……Orz……我华丽丽的败给了残酷的现实和缓慢的网速……
另,今日一遍遍填写个人资料时再次深切体会到,现代人类果然是数字号码组成的生物:区号、电话号码、手机号码、邮政编码、QQ、MSN、Emai、身份证号码、护照号码、学生证号码、准考证号码、密码……更可怕的是全部这些我都背的下来……ORZ太可悲了……
这也便是晴明所说的“咒”吧。

-----------------长命百岁之分割线-------------------
话说这世上有一样叫做死亡测试的东西,约摸一年前做过一个问题很多页的滴血港般,今天逛到某长腿美人的BLOG又摸进给出的地址作了个简单的英文版……然而算出来的死亡时间竟然跟一年前的测试是一样的!!!!Orz……难道你们用的同一套编码……又或者这是天意?!2064年5月15日……到那天还能走路的便都来参加追悼会呀~已经去的人我便过去报道了/~ 然我说去了尸魂界是不是以死神为目标比较有理想呢?然已有人断言我等废柴是没有灵力的……

便这样吧……本可以写的更长……然而精力已被报名抽光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