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る気の見せ場
プロフィール

Saori

  • Author:Saori
  • OLの仮面をかぶったおじさん

    ★絶望先生
    ★自称「腹黒文化系」
    ★心理的ニート
    ★ツンデレを装ったヤンデレ 
    ★自称、永遠の16歳
    ★ヒキコモリ失格中
    ★腐女子のくせにフィギュア萌え
    ★一応オタクのつもりです
    ★一応乙女のつもりです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自業自得

01 30, 2006 | 一日一善

0 Comments
怖いの、やっぱり。
自分の苦手なことをして、そして楽しみを見せるなんて実は怖くて怖くてたまらないの。
これは才能が無いのせいだ。
辛抱も強くない、豊かな人生もなれない。
ちょっとだけその位置から揺らせても怖がっていた。実に心細い。
正真正銘な才能を持つ人間はその焦燥がわからない、っていうか、わかるわけでもない。
二次元逆さまになるのは本当がいけないことと分かるだけど、生き方がもう決まっていた。
しょうがないね。

あたしもイケル人間になりた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辞旧迎新

01 29, 2006 | 徒然紙碎

3 Comments
2006年春节的O点。
我一个人坐在窗前捧着剩菜看烟花。
于是这便是生活。

那时花开

01 26, 2006 | 一日一善

1 Comments
今日年终大扫除。无意间翻国中时代的同学录。
不知道为什么,同学们都众口一辞的祝我成为漫画家,并有很多人用人格担保他们会在发迹后狂购我的漫画OTL 孩子们果然最纯真,这种需要花钱的承诺也不惜用人格来担保,然而话说你们现在还保留着节操么…我已经完全进化成渣滓形态的废柴了。
国中毕业的时候正16岁(花季…OTL),不是大人也不是孩子。所谓理想始终距离遥远却也有空隙无限扩展梦想的可能性。事到如今的我们,眼前的路恐怕已然狭窄地叫人想哭了吧。
那个时候有人说他要做艺术家,事实上他正在念人才过剩的国贸,未来也许是个白领也许是个可怕的游民。有人说要赚大钱…当然这是全人类的最终心愿。还有人要去火星,当然如果你能赚大钱的话,地狱都可以去一次试试看=_,=+
他们或得尝所愿或随波逐流或浑浑噩噩,十几岁的时候怨恨什么残酷青春,二十几岁才明白来不及回不去的道理。我要是佯装浑然不知地往前走,是不是等发觉时,连表皮的伪装也丢掉了呢。
小时候大人总是说你长大了就懂了。可是等懂了,也晚了。只好语重心长的讲给下一代人听,可孩子仍是不懂。
就这么一代一代的轮回。这叫做青春的东西。

亲爱的同学们,快来抓住青春的尾巴TAT

-------------------------------------------------
那么以下是来自残疾人的手机问卷…真是不合适赤贫阶级做的卷子…

続きを読む »

入室操戈

01 25, 2006 | 風鳥花月

0 Comments
TBS的两小时SP《女王蜂》。
横沟正史的原著早在高一就拜读过了,绝世佳人+往事+连续杀人血案+皇族阴影,于是横沟先生不用把场面搞得血肉横飞也能让故事很有看头,我这么说的确是被某乱步爆裂的石榴人头骇到了呀~TAT
原本作为重头戏码的浴室红字场面没能在SP里出现,有些可惜。栗山千明的地狱少女样妹妹头实在很赞,同时演出琴绘和智子母女二人,和服姿虽驼背地厉害略显纤瘦然而把琴绘精神错乱的状态演绎得相当有杀人魔的感觉通俗易懂,而假象中操琴怒击日下部青年后脑的表情着实很大逃杀-w- 然而给智子设计服装的人紧死出来呀有点用力过度,为何每一套衣服都是大蓬袖的洋装,满身通红的走在歌舞伎座叫人好生厌烦呀!略显张扬。
没有想到演出多门连太郎的是及川光博,我看了书以后一直觉得多门应该是吴彦祖那种型的…及川的丹凤眼和白西装也太像牛郎了很有时代感……
稻垣吾郎演出金田一耕助,OTL杰尼斯真的很爱演金田一系列……从堂本刚到松本润到龟梨和也(是的,我都屁颠儿地看了),现在是吾郎叔叔,他很用力地要演出金田一爷爷的大智若愚,然而他该知道他根本是偶像团体出生上帝给了他一张看起来聪明的脸孔。
神总在关键时刻那么地公平。
不过吾郎叔叔挥动披风扮蝙蝠时真的很可爱,戴着呢帽子有些像浦X商店的店长。
整部戏最赞的是ED里八厘米胶片白影像。每位CAST都用古老的定格方式在镜头前转了一个圈,相当有昭和初年之风。

冬季日剧三部开追。
「アンフェア」、「けものみち」、「夜王」
筱原与米仓两位凉子姐姐都绝赞,不论是雪平警部的全裸看报姿还是民子姑娘放火烧夫的勇行都叫人好爱呀。至于夜王……我想窥探一下牛郎的世界OTL

[艺伎回忆录]
先来说说我觉得这部片子好的地方。
1.演员们演的很用力。
2.服装似乎还不错。(然而我最近大奥缠身,对和服的鉴赏能力已经降到了水平线以下呀OTL)
3.还没想到……
然后来说说我觉得这部片子糟的地方。
1.导演没有分清楚日本文化与中国文化的区别。
2.发型师大大地有问题。那道姑头是什么!正统的京风、吹轮去哪里了~口胡(/-A-)/+-+
3.为、为何花之平安京能被米国人拍地这么乌烟瘴气……
4.虽然我没有研究,然而我坚信导演在某一个程度上将歌舞伎与艺伎混淆起来了。剧中令男人们看得下巴都掉下来的一场雪舞,女主角走的那不是歌舞伎的花道么?白衣长发的造型不是《东海道四谷怪谈》的经典场面么?「恨めしゅう~伊右衛門殿~」嗯嗯,这才是真正的台词。
5.配乐有问题。
6.烂尾。
7.找中国女人来演日本女人果然是彻头彻尾的错误。
8.不、不要再讲英语了……日本人……

那么结束。

寸尺别离

01 17, 2006 | 一日一善

1 Comments
これから手術を受ける私は、不安だった。
だけど怖がっても、前へ進む一方。
では、では、皆様、御機嫌よう。
私も間もなく帰る。

遊園驚夢

01 14, 2006 | 徒然紙碎

3 Comments
你說第一天遇見我是在校車上。你問我[這是三號車嗎?]我回答[是的。]然後你在我的后座,2個小時裏只聽到我的聲音。
你說第二天遇見我是在教室。你在最後一排遠遠認出穿著粉色衣服的我。是昨天那個廢話很多吵得你不能睡覺的女生。
你說第三天、第四、第五天遇見我是在圖書館,我們距離最遙遠時隔著走道,距離最近時我從你左手邊擦過。
你說這是緣分。你送我大束的百合花。你沒有去過我出生的城市。你也預料不到什麽飛短流長。
然而,我們戀愛吧。

--------------------------------------------------------
這是從朋友那裏聼來的、她最新的戀愛故事。
說實話我很感動,這是她自入大學以來衆多愛情片斷中最讓我接納的一段。
我覺得有必要把這些記錄下來。
在很久很久以後,説不定某些人能從這裡看到他們失去的東西。

片言折獄

01 12, 2006 | 一日一善

2 Comments
那麽,有些人已經知道了,我因爲一些很KUSO的原因斷網時間延遲。今日去拜訪了罪魁禍首可愛的同事們,最終確定砍頭日期在下個禮拜二。
這段時間請叫我瞳孔擴散中的S。

今天杭州的霧很大,伴隨著梅雨一般的潮氣而來。此刻從我的窗子望出去,只能看到橘色的亮點和乳白色的濃霧。
世界模糊地很清。
隱去了那些繁雜,剩下純粹的愛與幻想。

大奧華之亂已看得如火如荼。野豬大改造也正在進行。
我本不想看J家孩子演的戯,然而桐谷修二和草野彰都令我看到了曾經的同學們的影子,“啊,我的確遇到這樣的人!”這樣的感覺不斷湧出來。於是這部女主角設定頗廢柴的片子我便把它當作青春回顧吧,終有一天我的孩子也會指著我當下着迷的東西說OUT,就像現在我看到井上和彥叔叔穿著性感小背心的CD封面一樣綫。
就像KAKA君所說的,再過幾年就要給人紅包了。如今我已開始走向過時行列,再過幾年發人紅包時,那便是從内心到輿論都變老了。
OTL
其實我一直勵志做個時髦奶奶……

風聲鶴唳

01 10, 2006 | 一日一善

2 Comments
那麽,來告別一下,之後的半個多月都不能上網了。
親愛的死人們、廢柴的BLOG、緩慢的eMule、提前的畢業翻譯、沒看完的動畫日劇肥劇們……
我會想念你們的。

錙銖必較

01 07, 2006 | 一日一善

3 Comments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親愛的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恩恩?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C69是什麽?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Comic Market 69呀废柴!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那麽Comic Market 69是什麽?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我知道了……同人志會展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OTL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不,不全是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我去翻介绍给你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來來來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C65为第65届Comic Market的简称, 看过Comic Party就应该比较清楚乐
Comic Market是日本同人界最大规模的活动,
一年固定举办两次(也就是所谓的冬コミ&夏コミ)

这里出现的东西一般是还没出版发售或很难买到的东西...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现在大部分的企业也会参加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我果然是火星出生的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不少企业和同人社团将在此发售一些难得一见的限定品。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http://www.comiket.co.jp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哦哦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这次C69光买了门票进去就要排队4个小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进去了之后每个摊位都要排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OTAKU们去死吧!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我最多去去秋葉原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説不定也會被嚇回來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秋叶原还好啦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毕竟地方大么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一個人走在那裏會很奇怪吧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C69的门票1W多咧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OTL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估计你也舍不得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XDDD OTAKU们都是特立独行的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讓資本主義去吃大便呀~~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社会主义已经在吃了 =__,=+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所以除了囯要盡量少吃,爭取不吃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我們這段對話好有建設意義呀呀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为了出国嘛
Saori『來自1972年的KUSO!西島哥哥的撲克臉!』 说:
我要拿去混BLOG
哑巴上吊/抱抱|—麻烦你吐个槽好不好呀! 说:
太没有爱了!

--------------------------------------------------
以上、這是充滿愛的真MSN愛·BLOG混生活日誌。>////<

金枝慾孽

01 06, 2006 | 風鳥花月

0 Comments
開始看大奧三部曲的最後一部「華の乱」。
本以爲内山理名的安子會讓人綫,沒想到卻意外地出彩,説話口氣與第二部中的阿万有些相象,柔緩而堅定,充滿了人妻的風韻。
可事實上在觀賞了第一部和第三部的第一話后,我開始深深懷念松下由樹阿姨的大臉盤。菅野美穗活潑的薩摩腔雖然風土可愛,然家定那巨大的胎記配上北村一輝娘氣的動作叫人好生不爽,還有瀧山那老娘客的狠毒刻薄,因果然只有春日局這麽光輝的女性才能令大奧隨之熠熠生。而川綱吉那廝分明就是一只禽獸啊!指!阿万姐姐你怎麽就生下這種該被轟至渣的渣呢…我饒舌了…
於是這套女人戯的關鍵還是在於那個集萬衆矚目于一身的男人。
看西島秀俊的川家光時我還覺得他太死板,然而看到他兒子那KUSO至極的笑容時忽然覺得,家光與阿万執子之手的場面有多美。
果然愛才是精髓。當然也有可能是我的耽美愛在蠢蠢欲動,家光大人您為半井擋刀的場面奴家也感動,而您那句“我就是要好男色”簡直叫人拍桌而起,險些忘記了這裡是NHK的大河劇場呀~~
那麽華之亂還在繼續,我滿心期待這第二部的SP趕緊DL完成,好再一次瞻仰家光大人的撲克牌臉。

那麽改天我來人物分析吧。-w-

婆羅奢花

01 04, 2006 | 一日一善

2 Comments
看了一個朋友的年終總結,有點綫和寒意。
我從來也沒辦法在BLOG這樣一個相對公開的環境裏寫太過隱私的事情,分明知道根本無人會TK我的生活,然而臨到白紙字的挂在網絡上,心裏還是很糾結,害怕意想不到的麻煩,害怕他人的眼光和想法。
我曾取笑爸爸神經質地認爲電腦在無人操作的情況下獨自開機一個小時就會被無良客竊取資料,事實上就算當真存在這樣兇猛的客,他爲何要花費人力物力侵入一台中國大陸某平民所有的全部生存價值在於邊鋒橋牌和連連看的中古電腦呢…然而仔細想想我也不過是這般的思維模式,不同之処僅在於我與爸爸的KUSO程度不同。
或許這就是性格裏致命的軟肋。
不知什麽時候起那位朋友開始使用“女子、神經衰弱、麻木”之般的詞藻,色版面加上不時登場的某知名白貓,頗有GOTHIC&LOLITA的氣魄,讓人覺得她一日到頭除了死去活來就是活來死去,這樣的生活血中帶淚,烽火連天。
我很佩服她。這不是開玩笑。
就像前幾年我會一直思考別人的生活意義一樣,有一天看她們冷眼對我才發覺對別人來説自己才是最需要修正的一號。要在世俗裏活下去便必須通曉一些從心裏抵觸的東西,我本以爲這是最最便捷的途徑,卻沒料想世界變化快得我手腳並用也跟不上。皮肉是好的,有架子是好的,裝孫子是好的,特立獨行更是好的。
如同前面所講的那位朋友,從高中開始我便佩服她敢于墨一身去學校上課,敢于將YW的小説拿去投稿,敢于失戀后在午休的操場上放聲大哭。我永遠是畫面一角的路人甲。可我從小就做著女王夢。
我真的不是在抱怨什麽,真的。
爸爸,我愛你。
那位朋友,我也愛你,不管你愛不愛我。

最近常作驚醒的夢。今天中午的一出竟然見到了傳説中的初戀情人,夢中那個人45度角的側臉相當清晰,甚至有些星光熠熠的感覺(蘋果姑娘斷言是我日版流星花園看得太多)。醒來后還留存著激動的感覺,事實上我有什麽可感動的呢,不過少女漫畫作祟,夢一場,KUSO太多。
這幾天連續補完「蟲師」,終于跟上了動畫的連載進度。「大奧」結束了,正在下SP,被騙了不少眼淚。「女王の教室」尚在下載中,速度慢到令人髮指。「花より男」也在被人鄙視中不斷前進,我完全是因爲井上妹妹和菜菜子姐姐才去看的,真的。

那麽等待放假和根性的降臨。OTL

岁初百题

01 01, 2006 | 畫葉菩提

2 Comments
元月一日的新工程。
虽然已是相当OUT的点子,然而仍愿试练2006年的根性。
为自己出百题。

爱意是满满的,要跳坑是必然的。
一下便被标榜为自我价值体现与意识形态考据的、无向性无CP限制的人品百题。
那麽,於是我打算換題了……姑且這樣……

続きを読む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