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る気の見せ場
プロフィール

Saori

  • Author:Saori
  • OLの仮面をかぶったおじさん

    ★絶望先生
    ★自称「腹黒文化系」
    ★心理的ニート
    ★ツンデレを装ったヤンデレ 
    ★自称、永遠の16歳
    ★ヒキコモリ失格中
    ★腐女子のくせにフィギュア萌え
    ★一応オタクのつもりです
    ★一応乙女のつもりです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巴山夜雨

02 28, 2006 | 死宅生涯

1 Comments
禮拜二下午的街道很空曠。下著雨,勁冷。
我與翹班的米樂庫老師(XD)長途跋涉私奔到了市中心。先作丫頭陪著老師殿下去銀泰敗了兩條褲子,而後到那家老字號的照相館拍簽證照片,收銀台裏坐著氣質很好的老太太,照相的老爹拍拍我的肩膀說你要去日本呀,然後慫恿我對著鏡頭咧開嘴,於是這可能是我自變態以來最春光燦爛的一套照片…囧TL。
從殿下那裏得了生日禮物,忽然竟21嵗了,看著曾經相愛過鬥毆過的同學們一個個上班的上班,相親的相親,嫁人的嫁人,待產的待產,真是不可不服老OTL。一年之前的3月3日我第一次在BK翻譯了漫畫連載,幾個頭鐘頭后就胃出血,現在想來人生也頗驚心動魄。到今天五叔的后宮也跟現世小分隊當街圍毆了,JB也暴露苦BQ的TK本質了,女協也日益強盛了,連雷諾·摩葛爾都準備拍新片了,歲月如水呀時光如梭。
昨天向Stone姑娘要來了她口口聲聲小女人日記的BLOG地址。要得時候口氣頗不友善像討債一樣,不過幾有效。Stone姑娘問我爲何要對執著于她沒有技術含量的小女人大事記,我說你能TK我但我不能TK你這使不得呀。話説出口了,也代表了我一部分想法,然而事實上我並不執著于非得要看她寫了些什麽,只是我第一次開口向她要地址的時候被拒絕了,很傷心,於是要爭這口無端的氣去確定自己的重要性。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人類真是悲哀的生物。TAT
雖然遲了點,不過仍然要來晾一下BLOG和WS共進會的新LOGO。
yayoi200601.gif
WS_edo.gif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啼笑姻緣

02 26, 2006 | 風鳥花月

1 Comments
我正懷抱著巨大的熱情在看[宮]TAT
這是我繼[藍色生死戀]之後唯一一部看到5集以上的韓劇……呃,就是説,[藍色生死戀]我也沒能看完,哭掉半卷紙巾后就完全脫力了。
期待根性君能保佑我走出爬完整部韓劇的第一步。囧rz
要讚嘆一下[宮]的豪華程度,皇太子大婚一場戯簡直是在灑錢,宮裏的裝設也幾華麗,我好中意太后娘娘客廳牆壁上花草壁畫和東宮浴室裏的黃金龍頭!其實我一開始不就是被兩個皇子的那身金燦燦的禮服駭到的麽OTL 原來什麽少女的浪漫都是幌子,我愛的還是錢呀喲囧……
説來片子裏演出前女友的MM似乎就是我摯愛的[女高怪談·狐狸樓梯]的女主角,雖然我不知道那鬼片裏的百合情乙女真名叫什麽,可左看右看幾像。而女主角也是個敢於辱駡毆打皇太子的21世紀美少女,這新歡舊愛不但皇太子難抉擇我也很傷腦筋呀![抱頭]
另外關於兩位皇子……爲何信君給我的感覺是XYC時代的XSY呀TAT,髮型又似早期的翔,私服勁丑!律弟弟有幾個角度似LZXM,又有幾個角度似ZYM,好可愛可是姐姐我老了呀TAT
每一集片尾都會擺出主人公樣的泰迪熊,看到現在我最喜歡新婚之夜彩京猛咬信君手指的那組,還配上真人的慘叫XXD
截了四個主人公同時登場的一組加上真人版。那熊們幾華麗。順便做一下簡介(我忍不住呀矜持君原諒我!)
miya1.jpg

miya2.jpg

從左往右依次:
閔孝林(皇太子前女友)、李信(皇太子)、申彩京(皇太子妃娘娘XD)、李律(義誠君)
於是這四人的關係便是當代少女漫畫式的清純萌動又錯綜複雜,我愛你可是我也喜歡她的戯碼才是王道,而與家財萬貫的王子閃電結婚是全世界少女的浪漫呀![握拳]

地獄天使

02 25, 2006 | 風鳥花月

0 Comments
百題工程終于跨出了第一步[拍手]。當然我明白還有99步在等待TAT 2006年的根性君其實與以前二十幾年沒有任何改變呀。
看了兩部韓國電影。[親切的金子]和[刑事]。
我沒特別喜歡李英愛也沒有特別喜歡姜東元。事實上[大長今]我基本是靠母上口述得知劇情起伏的,而[狼的誘惑]也沒能看完。
不過說實話,這兩個人這回都狠狠電到我了 >///<
[親切的金子]是基督山伯爵+東方快車謀殺案。
從梳著麻花辮穿校服背書包的高中生到紅色眼影色長靴的復仇女神,金子一路走來,展現了同一個女人不同的側面。清純的學生、冷艷的少婦、親切的朋友、殺人兇手、聖母、叛徒、渴望潔白的罪人、笨拙的母親。全劇末尾,鏡頭在大雪紛飛的夜巷裏定格,全身漆的女人把頭埋在雪白的蛋糕裏,女孩從背後擁抱她的母親,青年在遠處凝視天空。
這也許就是一種救贖。金子一直渴望的雪一樣的潔白,在她女兒的身上得以實現。
我很喜歡金子給與那妹妹頭神父打擊的兩段。首先在金子出獄時。
神父:來吃一口出獄的傳統豆腐吧,希望你今後能像豆腐一樣潔白。
[金子伸手打翻豆腐]
金子:撲街啦,死仔。
然後是某日妹妹頭神父棄而不捨的在金子家門口等她。金子忽然掏出一本《法句經》。
金子:我皈依佛教了。(>////< 好帥氣呀!金子姐姐!)
故事后半段金子找到了崔老師殺人的錄影帶,把死去孩子的父母們召集到了舊校舍看錄影。在這裡導演將父母們看錄影帶前後的表情剪切在一起,對比鮮明。而後,這個故事便成了復仇女神一手導演的東方快車謀殺案。
奇女子的故事最高!
另一部[刑事]說實話我並不喜歡,這也許跟沒有認真看有關,不過我發誓前20分鐘我做過努力了,然而片子進展實在太慢,河智苑的女刑事造型是在太遜。到後來姜東元登場兩人四目相對情投意合我還是覺得男方比女方美麗動人。不過姜東元君的角色也未免太符合少女心的嚮往了,殺手、帥哥、眼神憂鬱,而且最後死掉TAT,導演還特意找了一群大老粗為他配戲,連個胡渣美中年都沒有TAT 。憂鬱帥哥+粗糙豪放女的CP不夠看呀不夠看。
沒錯,我其實一直在腦海的中心呼喚總攻呀!

今日看了[地獄少女]19話地獄少女VS地獄少年。本來期待著萬世夫妻CP登場,然而那地獄少年只是個人類而已麽TAT,而且又是福山潤,最近福山的BL抓馬也好多,怎麽你要偺錢結婚麽?另外那個假超能力者渡邊竟然是三木叔叔CV,我一點也沒有聽出來只是一味的在萌愛醬的羅莉裝造型呀 OTL,製作組太崩坏了。
另外正準備挑戰一直不太喜歡的韓劇,全是被那介紹上一句“大韓民囯少女的浪漫”激起了千層浪,使得糖果少女心迸發。
別問我片名是什麽……TAT

契草離歌

02 25, 2006 | 畫葉菩提

1 Comments
百題·55[燈籠]

今年元宵沒有月亮。
長街上依舊挂滿五彩的燈籠,夜的帳幕下飄落雪花。我穿行在熙熙攘攘地人潮中,目光一角出現他的側影。
宛如與夜融為一體的衣衫和眼睛。他嘴角挂著那時的笑容。
“你是想為我雕像麽……抑或是……你在跟蹤我?”
一片雪花落在眼眶邊,被皮膚的溫度融化,沿著臉頰簌地滑落。
好溫暖。仿佛他為我擦拭淚痕的拇指的溫度。
我擡起頭,只看到滿天白雪化作飛花散落。

“下個月元宵節,到長安的燈會等我。”
分別的時候,兩人站在初遇的斷頭巷裏。紅色的高牆下他微微露出笑容,然後很小心地伸出左手擧到我的臉前,拇指輕輕按在我的眼眶下面,順著眼淚流下的軌跡撫摸著。
好溫暖。
我擡起頭凝視他,視野已然被淚水模糊,卻分明將他帶笑的眼睛看得清清楚楚。
與第一次相遇時一樣的眼神。
那還是春末,我在蘆城的街市發現了追捕三月有餘的他,一路跟蹤到了這個斷頭巷中。那一日陽光稀疏,巷子盡頭的大樟樹在暖風中沙沙作響,他不緊不慢地在前面走,破綻百出。我邊等待著援兵邊隱藏氣息跟緊他。正得意著這一回終于能甕中捉鱉,卻冷不防他一回頭,站定在那面紅墻下。
就算是背對他躲在墻后,我也能感覺到他的目光正透過牆壁注視著我。
援兵未到,我只能盡量拖住他的腳步。
可打定主意從墻后現身的我卻看到了一雙帶笑的眼睛。
沒有陰險、嘲弄或者任何激怒對手的意思,他只是靜靜地望著我,仿佛望著盛開鮮花的院子或是鄰家的花貓,又或者是紛紛揚揚的雪。平和地、悠然地、甚至帶著一絲寂寞的笑容。
我不由得怔住了。
“你是想為我雕像嗎?”
“啊?”
“你這麽專注地盯著我看,我以爲你要為我雕個像。”
他微微垂下眼瞼,聲音在暖風裏靜謐而綿長。
“抑或是……你在跟蹤我?”
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真正破綻百出的人是我自己。
然而還是動手了。
一招之後,他的劍把被我削掉了一塊,我的衣襟被他劃破。上衣在胸口嘩地敞開,我只能丟了劍死死護住胸口。
真是大色狼大變態!我在心裏早就把他大卸八塊,然而女人可悲的生理構造卻讓我無法忘乎所以地大打出手,更把我逼入絕境。

“我那是故意的。”
第二次見面時他這麽對我說,説話地時候一手端著酒盞,一手把刀架在我脖子上。
“不過真沒想到你會把劍都丟掉。”
他一臉輕鬆地喝一口酒,刀口緩緩逼近我的脖子。我只得再次把手中的匕首丟在地上。
正是盛夏的夜晚。我從半個月前就潛入昶王府臥底作侍女,終于等到這一夜昶王壽筵中,他手持鴉刀在座前舞劍。
還是數月前的那雙眼睛,隨著燭火與鼓聲在大殿裏四顧。鼓聲終了,他突然提劍沖向昶王的坐席,銀光一閃,鴉刀的利刃距離昶王的脖子不到一公分。
我看得滿身冷汗。
“我總是相信你的。"昶王忽然笑起來,還領頭鼓起掌。滿座釋然,眼看他就要退場了。
我正思量著如何脫身去追他,不料卻被身邊的士大夫推了一把。
“昶王殿下,是不是應該給你優秀的部下一點獎勵?我提議把這個女人賜給他,您的部下看起來對她很感興趣。”
哈?你搞什麽啊,大伯?我一臉疑惑地瞪著那矮胖中年人正要發飆,卻看到埋伏在對席的副長不斷打著暗號。
[照他說的做!]副長暗號道。
“快去準備一個房間,我們繼續為殿下祝壽!”矮胖中年人又有指示。昶王在寶座上撫著鬍鬚頻頻點頭。副長打著暗號:[色誘色誘!]
口胡!這伙咸溼的中年人!
不過我還是失敗了。當我正想照著副長的色誘計行事,鉚足力氣擺出溫柔嬌美的造型喊了他一聲官人就準備手起刀落的時候,他的劍已經抵住了我的喉嚨。
當然了,這次的失敗主要在於我帶的是匕首,而他用劍。我不承認這種由客觀因素造成的失敗。
“因爲我沒料到你這麽變態啊。”我說,想激他。可他卻不爲所動,穩穩地喝著酒。
一陣靜默后,他忽然問我:“你叫什麽名字?”
“螢。”
“很好聽。”
“胡説,從來沒人說好聽?”
“我從不胡説。”看不出他是認真的還是就地胡謅。
“你呢?”
“揚羽。”
他忽然把面對這我的刀鋒專向自己,刀柄的底端上露出一個紋樣。是一只美麗的色蝴蝶。
“我以前沒有名字,只有這把劍。有一天某個人告訴我劍上唯一的裝飾品是叫做揚羽的蝴蝶,我就決定用它為自己命名。你叫螢,我們一樣都是短命的生物。蝴蝶和螢火蟲,活著的時候披著光鮮亮麗的皮囊,卻死得比誰都快。不過要比較起來,應該是我活得比你長一些嗎?”
他說著說著,自己忍不住笑起來。然後停下來望著我。
“你的那種眼神,很像是雕像師傅。”
“雕像師傅?”
“好像要抓住別人臉上所有的細節然後才能雕刻出佳作那種感覺。”
“我、我沒注意到……”
“你穿這種衣服很好看,比上一次跟蹤我時那身好多了。”
“那可真是謝謝官人的誇獎了。另外,你真是話很多呢。”我指責他。
他怔了怔,伸手提起酒壺倒酒入杯。
“你胡説,每個人都說我很悶。”他似乎很認真地看著我。
“我才沒胡説,上一次也好這一次也好,我可是來殺你的人耶,你有那麽多廢話可以跟我麽?”
“的確……”他喃喃自語似地吐出兩個字,便轉頭看著窗外。許久,他忽然說:“我也不知道……大概我真有許多話要對你說吧。”
原來他竟一直在思考我提出的問題。
該說他是聰明還是笨呢?

“你到現在仍舊很多話要對我說麽?”
第三次見到他的時候我問他。那是個初秋的傍晚,我與他站在長安城外的郊道上,知了仍在樹蔭裏喧囂不停。
“恐怕是吧。”他用手推開我的劍鋒,從懷裏掏出一根簪子。白銀打的牡丹花,花蕊処瓖著紅玉。
“這是什麽?”我問。
“送給你的。”
“你……這是想收買我放了你?”
“不。我前幾天在長安的街市上看到這個,覺得很襯你。”他把半包著紅布的簪子放在我手心。“就當是補償我上次劃破了你的衣服。”
他望著我,眼神仍舊是那樣平和、悠然甚至寂寞的。
我連一句吐槽的話也說不出。
“我很喜歡看你驚訝的樣子。”他說,“有些氣急敗壞的,一句話也不說就瞪著人看。”
我就像被他料中一樣露出那張驚訝的臉望著他。
“螢。”他的臉忽然湊近我的耳朵,“簪子裏那塊玉石的底面刻著這你們修羅黨一直想要的東西,你的黨首知道怎麽操作它。”
我胸口忽然一緊,猛地從他身邊跳開。與他相遇之後這麽多日子,我仿佛一直旋轉在萬花筒裏的世界,迷茫地、令人暈眩地、絢麗繽紛地,我還不知道這感情該稱作什麽,然而當他說出江湖上比比皆是的爾虞我詐,我的胸口卻一下子從雲端跌落般劇痛起來。
“原來你從一開始就想跟我們做交易,你背叛了昶王,所以要把這密道地圖作籌碼贏得全身而退的機會……什麽有很多話要對我說,全是你計劃的一部分而已吧,把我耍得團團轉很好玩麽!”
“螢……”
“別叫地這麽親熱!”我真的氣急敗壞。“騙子!”
他向我伸出的手在半空停住,眼神中的笑意忽然消失,剩下赤裸裸地疼痛。
“相信我。”
他說了三個字,然後轉過身。


之後一直到冬天。我再也沒見過他。
從簪子上拆下來的紅玉底面真的刻著密道地圖,黨首把暗號破解后畫出地圖后高價賣給了等候多時的委托人。
幾個月后,黨裏的同志像說八卦一樣跟我提起他。
“阿螢你聽説了麽,我們幾個月前一直盯著的那個殺手,就是昶王手下的那個,他把自己的主子給幹掉了,現在昶王一派的人鉚足了勁兒在追殺他,聽説道也有不少想要他命的,嘖嘖,真了不得。”
那時他說,相信他。
他看起來有很多話要對我說,卻只說了三個字,叫我相信他。
我從來覺得他應該是個喜歡安靜的人,喜歡開滿鮮花的院子、花貓和雪,一定不喜歡到處躲避別人的追殺和為了躲避追殺而殺人。
可他卻這麽做的,在他要求我相信他以後。他殺了曾信任他的主公,他無償出賣了主公的秘密,他出逃,再也沒有找過我。
那個時候他一定有很多話要對我說,或許是他叛變的原因,他與昶王有著血海深仇,他是逼不得已才鋌而走險。又或許是他接近我的真意,他想為我做些什麽,他在我驚訝的表情后看到了什麽。
他想把一切都告訴我,可我沒有給他機會。
我說他是騙子。
他只說:“相信我。”
那一夜很冷,風大得幾乎要將枯樹連根刮起。
我一個人跑到蘆城那條斷頭巷裏。
紅墻前,四、五個人正在激烈打鬥。月光在云間移轉,幾個人在刀光閃爍之後倒下,然後,我看到他轉過身。
“螢……?”他臉頰上殘留著追殺者的鮮血,遲疑著向我走來,最後在離我一步的地方站定,像往昔般微笑著,然後很小心地伸出左手擧到我的臉前,拇指輕輕按在我的眼眶下面,順著眼淚流下的軌跡撫摸著。
好溫暖。
我忽然意識到,這就是真正的分別了。
“下個月元宵節,到長安的燈會等我。”
他說,然後抽身離開,連頭也沒來得及回。

“我從不胡説。”他曾這樣許諾過。
第一次我沒有相信他。他卻給了我第二次機會。
所以這次,就算他是在騗我,我也要等下去。

元宵。長安城裏燈火通明。滿天的飛雪也沒能妨礙人們過節的心情,反而為這新年節慶的最後一夜頻添歡樂。
我穿行在萬花筒般絢爛夜景中,只覺得人群的喧囂正慢慢退卻。
一個遙遠卻熟悉的像流水般淌進了耳朵。
“你是想為我雕像麽……抑或是……你在跟蹤我?”
一片雪花落在眼眶邊,被皮膚的溫度融化,沿著臉頰簌地滑落。
“你這麽專注地盯著我看,我以爲你要為我雕個像。”“我那是故意的。”“我從不胡説。”“我們一樣都是短命的生物。蝴蝶和螢火蟲,活著的時候披著光鮮亮麗的皮囊,卻死得比誰都快。”“你穿這種衣服很好看,比上一次跟蹤我時那身好多了。”“你胡説,每個人都說我很悶。”“大概我真有許多話要對你說吧。”“我前幾天在長安的街市上看到這個,覺得很襯你。”“我很喜歡看你驚訝的樣子,有些氣急敗壞的,一句話也不說就瞪著人看。”“螢……”“相信我。”
我擡起頭,只看到滿天白雪化作飛花散落。

秋蟬冬來

02 21, 2006 | 死宅生涯

6 Comments
天氣太冷,熱水太黃,網速太慢,燈泡爆破,排風扇坏掉。
好無奈呀無奈地我都不想說什麽了呀!

今日用力爬完了牡丹亭的古老TV版本。我果然喜歡遊園那折,曖昧最高,H下等。不過説到底這故事也是主角FC系,如果把“後來他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算作爛尾的話,我知道湯顯祖這不是你的錯呀是不是,一定是他們逼你不改結局就不發工錢,你雖然是明朝的前衛同人男,但要兼顧藝術與商業畢竟只有雷諾·摩葛爾級別的破面才能辦到呀!
當然了,湯大神作爲中國大陸同人鼻祖敢于直接拿當代真人真事來YY實在值得欽佩,作品告訴我們深受封建禮教毒害的人一旦爆發起來其實比現代人可怕的多,什麽瓊瑤言情都是廢呀,太落伍了,看一家夢一場就愛到天昏地暗詐屍還魂呀,這才叫超級賽亞人之愛。
說起來,前兩天看了《怪AYASHI》天守物語的第二幕。桑島法子X川光,嗯…可以代入很多配對…OTL我想說的不是這個呀,只是單純地讚嘆一下這強大的卡司。我要說的是第二幕他們就H了呀!口胡!當然這第一幕就裸體的戯,我應該料到這光速發展的……我、我太天真了……OTL
沒錯,我只是想高呼H下等呀[報頭]

刹那長夢

02 17, 2006 | 風鳥花月

5 Comments
來自諫山実生的「ハナコトバ~花心詩~」專輯。
我流歌詞聼寫+翻譯……囧rz 最近常常聼這首歌。
ハナコトバ~花心詩~

「あやとり」~翻花繩~ 唄・諫山実生

黄昏の街 君を見かけた [在黃昏的街道見到你]
あの日とまるで変わらないその目に [物轉星移眉目依昔]
記憶の隅で隠れてた思い [隱藏在記憶角落的思念]
時を越えて呼び覚ますの [穿越時光再度喚起]
卒業をしても変わらないから [畢業之後也沒有改變]
いつもの君の口癖だったけど [你一貫的口頭禪]
移ろう季節流されるままに [只是隨著季節流轉]
君のココロを見失った [我已失去你的心]
教えて下さい [請告訴我]
愛は刹那に咲いた夢なのですか? [愛不過是刹那間盛開的夢境嗎? ]
そう 二人の恋は交わることない物語 [是的 兩個人的戀情是沒有交集的物語]
あの 夏の日に置き忘れた祈りを解き放ちたい
[我想放開那個遺忘在那個夏日的祈願]


君から伸びる細長い影 [從你延伸而來的冗長影子]
倦まないようにゆっくり追いかけた [仿佛不倦地追逐著前方]
あの時二人語り合ったのは [那時候兩個人所說的]
今ここにあるはずの未来 [是本應在這裡實現的未來]
教えて下さい [請告訴我]
あの影残した日々は夢なのですか? [那身影后殘留的日子不過是夢境嗎?]
そう 二人の恋は胸から凝りあった砂時計 [是的,兩個人的戀情是凝結在胸中的沙漏]
あの 夏の日に言えなかった言葉を繰り戻したい
[我想回到那個夏日將沒能說出的話告訴你]


何を信じたらいい [還有什麽能相信呢]
何も信じたくない [我已不願再付出真情]
逸れたココロ [就這麽錯過的心]
そう 二人の恋は悲しみに染まる糸遊び
[是的,兩個人的戀情是染滿了悲色的翻花繩遊戲]
あの 夏の日に帰れるならもう一度やり直したい
[如果能回到那個夏日我願意重頭再來一次]


黄昏の街 君を見かけた [在黃昏的街道見到你]
移れた糸は二度と戻らないの [移轉的花繩再也回不去]

人生幾何

02 17, 2006 | 一日一善

1 Comments
早晨兩點鐘睡下,六點鈡就爬起來。
拉開窗帘往外看的時候只有頭一班公車證明了現在不是我該睡覺的時候。天照舊,路燈照舊亮,對面十字路口的信號燈照舊獨自閃爍著變成紅色又變成色。
在窗口呆了一陣子后,手機設定的鬧鐘開始響。我在清醒時聼那鬧鐘的音樂覺得太過輕柔,可當它在靜謐中響起時,卻總是有著讓我全身一震的威力。
爬起來去復診。
天氣很陰冷,公車上的天氣預報說晚上雨夾雪。塞著耳機穿越半個杭州城抵達最北的角落,路上滿是穿著各色拖遝校服的中學生,表情漠然地蹬著自行車奔馳在冷風裏。來到醫院門口,保安正在把妹,空調房間裏的醫生們個個天氣一樣萎靡不振。
復診結果一切正常。
于是折返。在家附近的小學看到一園子蹦跳的小孩。身邊擦過一個扎著紅領巾的女孩子,該是5、6年級,算一下約摸十一二嵗,竟然比我高且壯,羅莉失格。
回家后縂覺得地板在抖動。OTL 下次要考慮去看精神科。
這也許就是半年不見的流水帳吧……

最後來給最近追的動畫和抓馬們做個備份。

続きを読む »

咫尺天涯

02 16, 2006 | 死宅生涯

1 Comments
那麽,這大概算爛尾的推廣文吧……

「蟲師」
蟲師

在這個世界觀中所謂的“蟲”,與我們概念裏既定的蟲不同,又稱作「緑物」,比動植物也好人類也好都更加接近于生命的本原。
它們擁有生命與意志。有的是隨風飄蕩的彩虹,有的是吞噬記憶的影子,有的布下圈套等待獵物,有的跨越千山万水去赴死。
作品中的世界,人與蟲相鄰相關甚至相息。宛如許多古來的故事裏講到的、“很久很久以前,那個時候神與人類還居住在一起”等等。沒有高聳的廟堂,沒有駭人聽聞的流言蜚語,也沒有人類更高權力的約束和利用。
每一個生命只是純粹地展示著自身應有的形態生存下去。
所以有了追逐彩虹的旅人,有了甘願被蟲寄生每日看盡朝花夕露的少女,有了蟲與人類的混血兒,有了蟲師。
作者在早期將作品的時代背景設定在日本鎖國時期,一個流露出些許文明色彩骨子裏卻仍是古舊的時代。
一個白髮瞳的年輕男子在這裡單身上路,他是一個蟲師,奇妙卻也平凡,忘記了一些也許對他來説很重要的事,沒有最終目的也沒有可以折返的地方。
而蟲師這個職業在作品的字裏行間也透露了一些公式化的信息。首先蟲師們都天生有著招蟲的體制,然後這個職業似乎沒有特別的組織機制和管理中樞,加入方法簡單地好像去死去死團入黨辦法。另外一部分蟲師似乎以獵殺蟲為己任,與銀古的做法有相當差距。還有一処「狩房」家有禦用的蟲師和歷代記錄蟲事的筆記者。僅此而已。
本以爲將逐漸明晰的主綫設定卻根本沒有蹤影,而如今我到慶幸在這部作品中該不會出現什麽超級賽亞人蟲師VS.史前巨蟲的情節,不過從某种角度來説,那樣的故事或許才最單純,講述人與自然的故事,始終是萬象虛無之下的畫皮美人。
最純粹又最複雜的人與自然。
銀古在旅途中提供給那些深陷其中的人客觀上的幫助和建議,或者像醫生一樣治療他們,讓他們脫離被蟲侵擾的生活。然而並非每個被治愈的人都會感謝他,正應了那句老話,感情是不能勉強的,勉強是沒有幸福的。而幸福是因人而異的。
旅人沒能把彩虹裝進他的大缸卻實現了另一個夢想,男子沒能等到消失在海境的妻子活著回來卻得到了另一段愛情,母親沒能把蟲驅除出体外卻因此遺忘了最痛苦的記憶,而女子爲了愛也終究把斧子揮向相當於她父母的間接竹。
同樣生為人類的我們在看著那些被不可見的巨大力量驅動著或順從或招架的人們時,是否會無端生出同情抑或不認同背後的理解?
那也許正是他們觸動了心中最純粹的情感障壁。
可惜此刻的眼前,人類在向越來越複雜的進化中不知不覺開始了倒退,世界被電氣的光明照耀著無限擴大了也無限縮小了。抛棄真純的情感,將繁複的心思用于年復一年的勾心鬥角。不再懂得眷戀土地,遺忘了最貴重的寶物。
而那個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的時代變成了白底綫的印刷品,提醒著我們生生不息的道理。

醉生夢死

02 13, 2006 | 一日一善

1 Comments
永遠的2月13日。醉酒、胡言亂語。
與Stone姑娘買了啤酒癱在西湖邊的長椅上回顧悲壯的戀愛史。
在乎明乎暗的燈光裏聼別人說起你曾告訴她們的故事,連自己也變得不相信這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那個時候縂想著要轟轟烈烈愛一場,現在回憶起來卻連切身的痛楚都淡漠了。
Stone姑娘問起那條裙子,我遲疑了一下說在家裏,在她懷疑的提醒中才忽然想起,那些不願意想起來的、早就破碎的東西。
就像在鏡子裏審視一個從未見過的自己。這或許與不看天氣預報出門沒什麽區別,但終究有些恐慌。
在曾經不似自己的時光中,自己到底用怎樣的神情去愛一場轟轟烈烈。
我生命中的2月14日,也曾有大束的玫瑰花和浪漫的意外。
也許這回憶,是那個人永遠的情人節禮物。
前男友君,謝謝你。

春山如笑

02 12, 2006 | 死宅生涯

1 Comments
mushishi

蟲師 第15話[嘯春]

「誰もが目覚めを詠う頃、紛い物が眠りにつく、そしてまた、冬山で一人春と嘯く。」
那是僞裝成春天的寒冬。眼前分明一片燦然,身體也不知不覺開始追隨溫暖絢爛的色彩,可是心底裏分明地知道。
這裡,不過一片雪地冰天。
十五話以來銀古第一次在某処作了停留,從冬天到開春,睡過了幾輩子不曾有的安穩時光。也許在醒來的那一刻,銀古望著窗外春光霏霏,心底裏不知不覺對擬春生出了感激之情。
“我天生體質招蟲,不能在一個地方停留太久。”也就是沒有家,沒有值得留戀的土壤,沒有地方生根發芽。我想,[沉甸甸的果實]一話裏,銀古之所以寧願觸犯禁忌幫助祭主長生不老,感情中也許包含著慕的意味。一個永遠要旅行下去的人,是不可以有任何執念的。
白雪皚皚的季節,肉體上的寒冷折射到心,令人無端察覺到叫做寂寞的東西。人因寂寞而脆弱,因脆弱而更加寒冷。風雪中溫暖的燈火、溫婉的少女和聰穎的孩子,一切像是在召喚旅人停下腳步,那些日常到不行的一問一答,充滿家的觸感,就像是蟲虛構的春天,美妙地勾畫出心中的桃花源,卻始終是假象。
就像真正的春天來到時,擬春便隱藏起來一樣,無論心中的桃花源再美好,旅人終究要踏上旅途。
「凍て山に芽吹く幻の春、雪地に燈る家の明かり、それらは逃れ難く長居が誘う、獣も蟲も、人も同様。」
銀古所感激的,或許是這意外的長眠,或許是冬日裏埋進心中的種子,又或許是他能在這種子開花之前帶著它離開。
說寂寞,答抱歉。在心中植下柔軟,又是同一顆心警戒著軟弱的侵襲。
假象與真相。脆弱的美好與美好的脆弱。
銀古帶上旅途的回憶,仿佛一場呼嘯而過的春天。

一切都是雷諾大神的指引

02 11, 2006 | 死宅生涯

1 Comments
雷諾·摩葛爾與我們同在。
愛與誠意的作品表備份。

続きを読む »

雷诺•摩葛尔愛井噴

02 09, 2006 | 死宅生涯

1 Comments
GJM不为所动,使用了小样儿的玫瑰,说只是随便写写的,电影方面真的没有什么造诣,只是偶尔看一些欧洲导演的作品,可能是不知不觉中受了雷诺•摩葛尔的一些影响吧,呵呵。
————摘自洞鈉CPX003教案哥特體字實戰章節、02-07, 16:46

這是雷诺•摩葛尔偉大的誕生。
然後讓我們來看看圍繞著雷諾展開的最初示愛戰。

saori:其實我深受雷诺•摩葛尔的影響,簡直入骨髓呀。02-08,22:14
啞巴上吊:雷诺•摩葛尔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偶像呀楼上你不可跟我抢呀!23:05
saori:雷诺•摩葛尔一早入了我的骨髓了樓上的你輸了呀!23:16
啞巴上吊:我连细胞核上都写满了雷诺•摩葛尔呀谁怕谁呀!23:17
saori:我對雷诺•摩葛尔哥哥的愛在侏羅紀就隨著火山爆發了呀!23:22
NaOH_碱:雷诺•摩葛尔那是我远房亲戚呀你们谁能比!23:23
啞巴上吊:火山算什么呀那宇宙洞是我为了雷诺•摩葛尔刻的爱之纹身呀!23:23
啞巴上吊:雷诺•摩葛尔是我姑姑家的孩子呀恨不得就能亲上加亲呀远房算什么!23:26
saori:樓上的樓上的樓上的,遠房親戚沒有愛呀!23:28


從回復時間上可以看出,這場戰事的激烈程度。
就在小影迷們為比拼愛意的戰爭暫告一個段落的時候,另一位影迷出現了。
歡迎展開觀賞雷诺•摩葛尔·愛的井噴亂斗實錄。

続きを読む »

鹤唳华亭

02 06, 2006 | 一日一善

5 Comments
今日在飯桌上給母上講了《野獸之道》,剛剛啃完純良大長今的母上聼民子姐姐的故事聼得眼睛發光,末了總結了一句:這女人的生活才叫一個精彩。
果然母上是生我養我的母上呀!果然現實生活太過貧乏呀!果然每個女人心裏都同時存在著糖果屋和修羅道呀!
另:《Unfair》這部也很讚,然而上一話西島GG歸天了呀!口胡!

今早從夢中哭醒,眼睛一睜開眼淚刷刷地流下來。
難得這麽有感覺的造型,可惜我竟是爲了錢痛哭成這樣的。
夢中大家都是情深深雨蒙蒙那個年代的造型,我住在貌似烏鎮那樣的小鎮上,家徒四壁。當時我正挑起兩個籮筐,媽媽(是不認識的老太婆)遞給我一張五塊錢,然後我像死了娘一樣哭得天昏地暗。
“我怎麽這麽窮啊!!!!!!!”
比較詭異的是那張5塊是翠色的,照理該是張50塊,可我就覺得它是5塊…囧rz 難道這是我上輩子在民囯時代的悲慘往事?
其實前一日也是哭醒的,然而已經不記得是爲了什麽事了。莫非是我在清朝被賣掉做丫鬟的回憶?
難道今晚就是抗日戰爭……囧……喜兒!!

昨天開始翻譯「摩天楼に抱かれて」,然而這個故事真是一點也不萌,於是我把力氣都花在了調查河口湖周邊自然生態和高級飯店設施用語上了呀。
如果能把一切折磨看作充實的學習,這個世界就美滿了。
而那部「騎士堂倶楽部」雖然我只聼了兩軌,可是好讚呀!而且是杉田X神谷,不是神谷明大叔,是神谷浩史弟弟哦>////< 換句話說,這部是真山X竹本麽|||||那麽摩天樓那部可以代換成東仙X弓親吧…或者是一心X水色…OTL
可説到底為什麽你是雙碟呢親愛的!!OTL

再起不能

02 05, 2006 | 死宅生涯

3 Comments
现实--->
春运前夕、北方某拥挤灰暗的火车站。
男友:你看我这么冷都来送你了。
:……
男友:呀,人真多!
:…………
男友:你看我等会儿怎么回学校呢?打的估计没指望了,公车又太挤了。
:…………
男友:你脸色怎么不好呀,是不是没吃饱?
:…………
男友:哎哎哎~~等等我!
:…………(突破重围中
男友:你看你这不就是没吃饱饭么,这么两个包也背不住。
:OTL
男友:哦哟,要上车了,你看我都送你上月台了,你怎么也给我局甜蜜的告别呀。
你可以滚了。

假想--->客串:妄想人物日下部学长
清冷洁净的小车站,白雪覆盖远方的山脉。
走向检票口的前一刻,背后传来那个人声音。
学长:平井!
:日下部学长?
学长:这个…送给你。
:《双城记》……?
学长:上车再看…!一路顺风,平井。
(列车上)
:咦?书里夹着一封信。
信:平井へ …(中略)…其实我一直喜欢你…(中略)…希望你能幸福快乐…日下部より
:(飞泪)学长!!


结束TAT

金玉良言

02 03, 2006 | 一日一善

5 Comments
今夜与社团聚会。大家喝得东倒西歪。
MIROKU爸爸开着他金黄的小POLO,还是很帅还是没有女朋友。
杨氏兄妹依旧仙人一样,大吃大喝不畏惧身材走样。
Miri留长了头发,越发女王样,半醉时送了我美丽的戒指,这是在告白么?
前男友变成麦霸,吼着听过和没听过的歌。
我真爱大家。酒肉朋友最赞。

今夜爸爸也喝多了。像个孩子似地手舞足蹈很是兴奋,说起表舅家的小女儿是多么地会撒娇。
姑外婆用巨大的嗓门向我指出日本一个月的生活费大约一万人民币,还是过的很穷苦的那种。
我忽然觉得他们也许更想向我要个保障,看我拍着胸脯说“你们等着我回来赚大钱。”可我做不到。从小也是个面瘫一样的死小孩,又胸无大志。
对不起。

前几天奋力拼搏发出了注册BK以来第一个有建设意义的帖子,要自满一下≧≦ 毕竟我一年才生一个。
回想一下进入BK已经快一年,发贴数才400没过半。我也是有在某耽美论坛为赚社区币刷屏灌水以至于被罚钱警告的前科的,青春是多么不堪回首的事OTL 当时为了买一张抓马或者漫画的下载帖子那简直敲破头呀,所以小杉叔叔说得好,BL最重要的是什么?没错,就是欲望呀!!>v<
想来白天看到某纯良的有志青年到青门抨击腐败的同人,结果遭到围殴。这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正是性取向自由在BK得到空前保护的证明。
其实这孩子真该来白门叫板,如此他便能更强烈地感受到什么叫女协的力量。X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