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る気の見せ場
プロフィール

Saori

  • Author:Saori
  • OLの仮面をかぶったおじさん

    ★絶望先生
    ★自称「腹黒文化系」
    ★心理的ニート
    ★ツンデレを装ったヤンデレ 
    ★自称、永遠の16歳
    ★ヒキコモリ失格中
    ★腐女子のくせにフィギュア萌え
    ★一応オタクのつもりです
    ★一応乙女のつもりです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咫尺天涯

02 16, 2006 | 死宅生涯

1 Comments
那麽,這大概算爛尾的推廣文吧……

「蟲師」
蟲師

在這個世界觀中所謂的“蟲”,與我們概念裏既定的蟲不同,又稱作「緑物」,比動植物也好人類也好都更加接近于生命的本原。
它們擁有生命與意志。有的是隨風飄蕩的彩虹,有的是吞噬記憶的影子,有的布下圈套等待獵物,有的跨越千山万水去赴死。
作品中的世界,人與蟲相鄰相關甚至相息。宛如許多古來的故事裏講到的、“很久很久以前,那個時候神與人類還居住在一起”等等。沒有高聳的廟堂,沒有駭人聽聞的流言蜚語,也沒有人類更高權力的約束和利用。
每一個生命只是純粹地展示著自身應有的形態生存下去。
所以有了追逐彩虹的旅人,有了甘願被蟲寄生每日看盡朝花夕露的少女,有了蟲與人類的混血兒,有了蟲師。
作者在早期將作品的時代背景設定在日本鎖國時期,一個流露出些許文明色彩骨子裏卻仍是古舊的時代。
一個白髮瞳的年輕男子在這裡單身上路,他是一個蟲師,奇妙卻也平凡,忘記了一些也許對他來説很重要的事,沒有最終目的也沒有可以折返的地方。
而蟲師這個職業在作品的字裏行間也透露了一些公式化的信息。首先蟲師們都天生有著招蟲的體制,然後這個職業似乎沒有特別的組織機制和管理中樞,加入方法簡單地好像去死去死團入黨辦法。另外一部分蟲師似乎以獵殺蟲為己任,與銀古的做法有相當差距。還有一処「狩房」家有禦用的蟲師和歷代記錄蟲事的筆記者。僅此而已。
本以爲將逐漸明晰的主綫設定卻根本沒有蹤影,而如今我到慶幸在這部作品中該不會出現什麽超級賽亞人蟲師VS.史前巨蟲的情節,不過從某种角度來説,那樣的故事或許才最單純,講述人與自然的故事,始終是萬象虛無之下的畫皮美人。
最純粹又最複雜的人與自然。
銀古在旅途中提供給那些深陷其中的人客觀上的幫助和建議,或者像醫生一樣治療他們,讓他們脫離被蟲侵擾的生活。然而並非每個被治愈的人都會感謝他,正應了那句老話,感情是不能勉強的,勉強是沒有幸福的。而幸福是因人而異的。
旅人沒能把彩虹裝進他的大缸卻實現了另一個夢想,男子沒能等到消失在海境的妻子活著回來卻得到了另一段愛情,母親沒能把蟲驅除出体外卻因此遺忘了最痛苦的記憶,而女子爲了愛也終究把斧子揮向相當於她父母的間接竹。
同樣生為人類的我們在看著那些被不可見的巨大力量驅動著或順從或招架的人們時,是否會無端生出同情抑或不認同背後的理解?
那也許正是他們觸動了心中最純粹的情感障壁。
可惜此刻的眼前,人類在向越來越複雜的進化中不知不覺開始了倒退,世界被電氣的光明照耀著無限擴大了也無限縮小了。抛棄真純的情感,將繁複的心思用于年復一年的勾心鬥角。不再懂得眷戀土地,遺忘了最貴重的寶物。
而那個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的時代變成了白底綫的印刷品,提醒著我們生生不息的道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人生幾何 醉生夢死 »

- Comments
1 Comments

我爱跨越千山万水去赴死

有的时候虽然觉得说什么话都不能表达自己,既是表达出来也是非我心意,但是还是忍不住要写呀写呀

by kaka | 02 18, 2006 - URL [ edit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rackbacks
0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