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る気の見せ場
プロフィール

Saori

  • Author:Saori
  • OLの仮面をかぶったおじさん

    ★絶望先生
    ★自称「腹黒文化系」
    ★心理的ニート
    ★ツンデレを装ったヤンデレ 
    ★自称、永遠の16歳
    ★ヒキコモリ失格中
    ★腐女子のくせにフィギュア萌え
    ★一応オタクのつもりです
    ★一応乙女のつもりです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三千世界

04 25, 2006 | 畫葉菩提

0 Comments
真不容易啊百題終于有下文了TAT 雖然難產+枯竭但是不缺誠意!話説我從來也都是枯竭的吧OTL
---------------------------------------------------

百題·29[逃艷]

如是之身卻後三月當般涅槃。
如幻如陽炎。如夢如水月。如響如空花。如像如光影。如變化事。如尋香城。雖皆無實而現似有。離下劣心說法無畏。能隨證入無量法門。

其實他在心底清楚地知道,所謂的“趙女”根本是虛無縹緲的人物。
她來自他少年時代的幻覺,長髮烏、脖頸白皙到缺乏血色,豔若朝霞如卻又比落陽更慘澹,像一朵末世蓮花盛開在他頹敗的枝頭。
於是産生了莫須有的故事。關於他們的相遇,寒水上的浮橋,原野裏飄流著采棉的離歌。在趙國的某一個角落,他被曾經親眼所見的山光水色所感動,幻覺與具體的時間地點重合,忽然生長出血肉來,有些自然的缺失,宛如真實的記憶被歲月帶去了碎屑,鮮明又模糊,真切又曖昧。
於是這成了世人皆知的初戀。他們的王和寒水邊無名趙女的故事。甚至某一日睜開雙眼,夢境在他指間盤旋,虛幻的片斷化作回憶,他發覺自己愛上一個不存在的女子。
或者說,存在於他幻覺中的女子。
一瞬間,這感情似千軍萬馬襲來,牢牢佔據心底最柔軟的宮殿,每一日看慣的景致忽然變色,思念洶湧地無處宣泄。
他無所適從。
成長階段對他而言是一場折磨。母親良少關注他成長的細節,終於沈浸于自艾與情欲中。父王似戰場彼方的夜空,遙遠而冰冷。周身纏繞著流言蜚語和勾心鬥角,他時刻處於夜半驚醒的狀態,在暗地裏露出野獸的獠牙朝向月亮吼叫。
最暗的夜裏少年伸出手擁抱自己,從手臂傳遞到肩膀的悽楚的體溫,化作她堅定的懷抱。在那懷抱裏,他是若草山裏砍柴的樵夫,她是寒水邊采棉的農女,日日天朗氣清,暖風熏人。
清冷的離宮中,幻覺溫暖著他冰冷的體膚。
他做著隔世的夢卻比誰都更清楚,未來是成王抑或敗寇,自己腳下的路究竟能夠延伸到何處。
然後他長大了,一切恍惚和暗地裏的嘶叫被時光撕裂,世界不再局限于對母親的渴望及離宮冰冷的帷帳,他在爾虞我詐中殺出血路,站在咸陽最高處眺望著千里江河,用幾乎崩潰的熱烈去開闢疆領,指揮他真實的千軍萬馬跨過幻覺中的山水,將他國夷爲平地,令普天之下皆爲王土。
這是的他沈浸在古今無二的榮耀裏,幾乎忘卻了少年的花朵。
愛情隨權力而來,他憑體膚的觸感愛上叫作一個莊薑的女子,她出生在齊魯之地,端莊而自醒,她明晰人世萬般,她明白成爲他的女人意味著什麽,她早就寫好了自己在阿房宮中的棋譜。她實在太清楚,以至於每每注視她的眼睛,他都覺得虛弱。
即使他愛的就是她這一點也無濟於事。
不久她走了。在一個初夏的午後,那一日陽光耀眼地令人不禁惶恐,她未留隻言片語,房間裏無數錦衣珠寶一件也沒帶走,穿著當年來到咸陽的那身素衣回到她出生的地方,那個因他化爲焦土的故國。他至今不知道對她而言自己到底是何等的存在,只記得身體的力量在那個瞬間被忽然抽空,胸口沒有痛楚也不含喜,眼淚卻不住滴落,仿佛被母親遺棄的孩子發自本能地表達著感情。
她像一道深深的緋紅在初夏的影像中劃過。
他伸出手緊緊擁抱自己,被悽楚的體溫安撫著忽然想起他的花朵,那個生存在幻覺中、從不曾背離他的趙女。
愛戀伴隨高不可攀的君王之道燃燒到天際。那些遙遠的灰燼,終於在指縫中消散得無影無蹤。
很多年後,當他的花朵們全般散落,他望著舊趙寒水畔一個素衣髮的女子,耳邊回響起一首離歌。歌聲中,他是若草山上砍柴的樵夫,三千世界不過那一山一水,愛情在她掌心,每一日的曲線都記錄著蜿蜒和纏綿。
他閉上雙眼,看見一個夢,一場逃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曠日經年 當般涅磐 »

- Comments
0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rackbacks
0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