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る気の見せ場
プロフィール

Saori

  • Author:Saori
  • OLの仮面をかぶったおじさん

    ★絶望先生
    ★自称「腹黒文化系」
    ★心理的ニート
    ★ツンデレを装ったヤンデレ 
    ★自称、永遠の16歳
    ★ヒキコモリ失格中
    ★腐女子のくせにフィギュア萌え
    ★一応オタクのつもりです
    ★一応乙女のつもりです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瑪麗亞

07 14, 2007 | 一日一善

3 Comments
因爲8月實習的事前説明會,今天頂着颱風穿上色套裝走了一趟姬路。
出門前相當不自在自己的打扮,混在上班的人潮中好不容易擠到跟同去的禦姐約定的地方,看到對方同樣的一身衣,頓時覺得有了同伴。
在古老的山陽道上坐着電車搖搖晃晃地到了姬路,雨也越下越大。爲了先去收留我們實習的公司面談,又專乘公車一路來到了鄉下的深處。人事擔當是個不算美型的溫柔中年,雖然時間變更的交涉失敗,但不只爲何我對那春風般的笑容打從心底感到溫暖呢!你也笑得太好看了吧松崎大叔!
中午回到市中心和禦姐在某傢拉緬店裏扯了一大堆八卦,還順便挑戰了蔥油拉麵配草莓冰,非常心滿意足。然後打車到工商會所參加研修和事前説明會,還在計程車上遠遠觀摩到了傳説中的姬路城,試着用新手機拍了留念照,雖然很小但是有誠意!
himejijyo.jpg

下了車后一路摸到説明會會場,才發現這纔是今天的重頭戲。一屋子塞了五十幾個西服青年男女,被分成8組灌輸這樣和那樣繁瑣的所謂“成年人的常識。”因爲進程的大半是在講習禮儀,我和坐在對面的粉色領帶美青年就被迫四目相對地互相鞠了無數次躬,還不幸被點到在衆人面前演出應對戯碼。從頭到尾我們的臺詞只有兩句:「荒木さん?」「はい。」 就這麽兩句話居然也演出了5個版本,我這是在考戲劇學院麽![抱頭]
就這麽折磨了5個小時終于踏上了歸途。在返程的電車裏觀摩到了明石海峽、明石海峽大橋和明石海峽大橋下的巨浪。今天是颱風初日,我居然沒有在家裏避難反而跑到海邊來送死麽!
耳朵裏塞着RURUTIA的歌,一邊望着暴雨中的明石海峽,不禁想起了曾經在同樣的天侯下眺望着同一片大海的光源氏。模糊了界限的海天、冰冷的雨水、以渺小的力量對抗自然的咆哮。他應該在那個時候忽然領悟到了人生無常的道理吧,所以才會想念那個給他帶來過痛苦和歡樂的都城和住在那座城裏的,他的花朵們。很久很久以後,當他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卻失去了最寶貴的女子和青春時,他望着六條院狹窄的天空,也許忽然想起了在這樣一個黃昏,狂妄到以爲無所不能的自己在暴風雨的海峽中挫敗了卻又站起來,失去了卻更想擁有。那個時候的自己看不到未來於是惶恐,如今的自己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一個虛空的世界,是那麽懷念當年的那種洶湧澎湃。

同一片天空下的我們看到了同一片暴烈的海。看不到未來。
但很久很久以後再想起來,此刻苦惱的自己也許纔是最美好的存在。


我這是從流水賬轉到了抒情繼而開始自我安慰呢……
人生究竟還有什麽奔頭呀可惡! +++++++++++++++++++++++++++++++++++++++++++++++++++++
这么想来我该是实现了梦想吧。
该是得到了一切吧。
为什么还在编织绝望的故事,为什么看不到所谓出口的东西。

这么想来,
我还是在原地踏步吧。
那些别人口中的得失,
原来都只是破碎吧。

其实最丑陋的,
是自己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空城計 相對論 »

- Comments
3 Comments

然……然而……我萌了呢 [可恶]

by 哑巴 | 07 14, 2007 - URL [ edit ]

宸脅頁嚏爺油RURUTIA議危笥兩!

by | 07 17, 2007 - URL [ edit ]

= =單位電腦的RP被大魔王吃掉了
爬來翻譯囧
這都是雨天聽RURUTIA的錯,呀!

by | 07 17, 2007 - URL [ edit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rackbacks
0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