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る気の見せ場
プロフィール

Saori

  • Author:Saori
  • OLの仮面をかぶったおじさん

    ★絶望先生
    ★自称「腹黒文化系」
    ★心理的ニート
    ★ツンデレを装ったヤンデレ 
    ★自称、永遠の16歳
    ★ヒキコモリ失格中
    ★腐女子のくせにフィギュア萌え
    ★一応オタクのつもりです
    ★一応乙女のつもりです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射手座

10 01, 2007 | 徒然紙碎

1 Comments
1.一時間覺得自己似乎已然進化成爲New Type,一時間卻又落入自掘的深淵。你看着我滿臉笑容,其實我比誰都更害怕。
然而只要能有一點點修正自己的機會,我就很想抓住它。
這也許是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吧。我想。

2.自己將此稱爲追尋一個不可實現的夢想。於是頻繁奔赴那片城鎮,翻山越嶺的去見這樣和那樣的人。
未來這麽近又這麽遠。其實安於現狀與邁步前行也許根本沒有什麽區別。

3.忽然意識到要成就一件事當真不能考慮退路。
不成功便成仁這句話瞬間變得血淋淋。

4.原來最後留在我身邊的,只有我而已。 ------------------------------------------------------------
3月3日[不老去,不别离]
手机忽然响起。她穿梭在人群中。
「喂?」
话筒对面是沉默。
下一个瞬间,她听到他的声音。
[我来带你走了。]
然后屏幕漆。

下一个瞬间,她像所有的女主角一样奔跑在苍茫的夜里。
长发散乱,眼神坚定。
只是为了回到那个人身边而已。

4月21日[少年卡夫卡]
午夜梦回,他在刹那间将那些幻境当作了真实。
必是宿命。
一个他和无数个自己的相遇。和无数个她的别离。
然後他醒來。
發現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殼蟲。

4月30日
画面上有一个少年,踩着他蓝色的脚踏车一路向北,在旅程中寻找旅程的意义。

6月7日 [彼岸花]
公主她早早失去了母亲,独自在宫闱深处绽放出一朵无言的玉兰。父皇是高远的庙堂,凌厉的神情后隐藏着用言语无法击碎的高墙。
公主她爱上一个无名的男子。在某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听他诉说一场遥远大漠的战役,她想象他在风中持剑厮杀的样子,陷入七世三生的惊梦里。
公主她看透浮生,深邃的宮闕與邊關的冷月都不是家鄉。她看到一個帝王的哭泣,獨自坐在輝煌的大殿上,忽然明白了,被自己束縛的人,無論逃到哪裏都是牢籠。
公主她眼角盛开玫瑰,令远远眺望着星辰的男子预料到沦陷和刺痛。很久很久以后,她与他在暴风雨的夜半告别,然后一去不回。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舊瘡疤 OH!TOKYO 第一話 »

- Comments
1 Comments

厄剛從北大的世紀大講堂聼完貝多芬的協奏曲音樂會回來,發現到了地鐵站時已經錯過最後一班,理想和現實的差距血淋淋。站在迷茫的四惠公交樞紐站,跟隨人群推來搡去,迷茫的發現沒有一斑車到學校。跑去一堆閃閃發光的TAXI前,大叔們搖者腦袋說:阿,北廣不去。。。總之,千辛萬苦地回到現在這裏,看這你戴這米奇耳朵的照片,,想象這曾經在銅版紙的各種雜誌上撫摸過的三鷹美術館,不管怎樣,帶者我的夢飛吧。。

靴子好讚呀!!於是我的長假被人外教糾纏招,,,阿姨果真只能吸引非帥哥人群麽。

by 阿姨 | 10 07, 2007 - URL [ edit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rackbacks
0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