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る気の見せ場
プロフィール

Saori

  • Author:Saori
  • OLの仮面をかぶったおじさん

    ★絶望先生
    ★自称「腹黒文化系」
    ★心理的ニート
    ★ツンデレを装ったヤンデレ 
    ★自称、永遠の16歳
    ★ヒキコモリ失格中
    ★腐女子のくせにフィギュア萌え
    ★一応オタクのつもりです
    ★一応乙女のつもりです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告别・鵜野]日光流年

09 05, 2005 | 金蝕狂愛

1 Comments
看着高杉先生的墓碑渐渐被夜色吞噬,我忽然惋惜着他无法在梅花的季节死去。

“好想最后闻一闻梅花的香味啊。”临走的前一天高杉先生忽然坐起身来,怔怔地望着院子里被绿叶覆盖的几株白梅。正是暖春时节,和煦的阳光里樱花零落,一两片随风掉落病榻边,他伸出手指轻轻地触摸着柔软的粉色花瓣,微微上扬的嘴角想要吐出什么词句来,却连发出声音的力气也没有了。
我忽然忍不住落泪。泪水就这么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流下来,不怕他看见。我知道他已经看不见。那个时候背靠着我肩膀的他,根本没有回头的力气。
上一次在他面前落泪是遇到他那一年的冬天。他说你是我的女人,所以跟我一起走吧。我没有想过自己能遇到这样的男子,令我深深沉陷无法自拔。我也没有想过自己有资格跟他走,我这样一个小地方的风尘女,自知即比不上京里的千娇百媚,更不能与他的正房妻子相提并论。
雅子夫人。
此刻正在带着他们的长子在前堂答礼宾客。
我没有见过比雅子更优雅娴静的夫人。明明小我三岁,却像男人一样有学问,又是公认的美人,在二八妙龄嫁给他,在谁看来都是一双璧人。
但这七年间,他们却几乎都分散两地。才使得我这个外来的女人得以涉足他的生活。然而我很慕雅子夫人,从去年第一次与她相见开始,我跟随高杉先生数年,恋慕也畏惧他眼里毫不掩饰的狂气,但那湛蓝的火焰却在那位兰花一般高雅的夫人面前变得虚弱。他对她轻声细语,温文尔雅。
那个他简直不是我所熟知的那个高杉晋作。
那个他让我忽然痛楚,就像临走前一天偎靠在我肩头的他一样。只是我明白面对夫人的温和总会消失,但面对死神的无力却令他再也回不去。
回不去,来不及。
他还有太多酒没有喝,太多大事没有做,太多人生来不及享受。
“鵜野、鵜野……”我多想再听一次他呼唤我的声音。
“我喜欢酒和女人。”高杉先生曾这么对我说,“但我更喜欢剑。我便是这个时代的狂气之剑,要斩断禁制令建立新时代。”说着的时候他正喝着酒,身后半开移窗外月光皎洁,细长的眼睛闪着我看不懂得光芒。
然而他竟没有机会亲眼看到新时代的来到。
二个多月前片山先生走出他的病室时这么对我说。当时的我还没能感受到死亡的逼近,他总会好起来的,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能说走就走呢?更何况是他,这个利剑一般的男子。有我这把鞘紧紧跟随着,他怎能在我怀里被折断。
却真的摇摇欲坠了。当他靠在我肩头轻轻触摸樱花瓣的那一刻,我从背后怀抱起他曾经削瘦却有力的身体,却只能感到虚弱和越来越暗淡的火光。
我至今不太明白他一直带我在身边是真对我有情还是恰好是我而已,换了别的女人也没关系。我也不太懂得他在做的那些大事,他不忌讳在我面前说起,那些倒幕维新,那些变法攘夷。在下关时与他初识时,有姐妹提醒我他是一个造反派。虽然一厢情愿的认为自己恋慕的男人即使去造反也决不是穷凶极恶的坏人有些愚蠢,但他说他选择的路才能为这个国家带来曙光,我无法拒绝去相信他。
然而他紧握着我的手还是松开了。谁也敌不过天命。
双眼紧闭的脸庞还残留英俊,却被盖上了白布。身体的温度尚未完全消失,却被抬进了棺材,深深地埋入土。
葬礼上每个人都号啕大哭,雅子夫人几次昏厥过去,只有我似乎置身事外,惊讶地连眼泪都忘记流。
我才刚能接受他虚弱的事实,他就这么一下子撒手离去。相遇就好像是昨天的事。
我见过他写给雅子夫人的信,他对她说即使我死去了也不会忘记你,武士的妻子不能与百姓的妻子相提并论,我死后你要保护家族坚守贞操。
他也对我说过死亡的事。他说我真舍不得离开你,连死也想带你一起去,但是你还年轻,若是我死了,你就彻底的把我忘记,找个比我更好的男人。
很不一样。我多期望他也能像要求妻子一样要求我为他做些什么,甚至真的要带者我离开也好,却一片空白,他放我自由。他该不舍得我这么早就去了解墓碑的冰冷,只是那个时候我体会不到。
他也高估了我,以为我能离得开他重新飞向天空。或者这一切根本是他紧紧锁住我的阴谋,他多明白我,这个跟随他多年一目了然的女人,用死亡把我绑在原地。
命不了,爱不歇。

雅子夫人在后面喊我,问我今后有什么打算。“钱财方面主人交待保障你的后半生,并且吩咐要为你找个好归宿。”
笨蛋。我想。何必要为我打算良多。
“自从我跟随高杉先生,早已认定今生不再他爱。”我凝视着墓碑上硕大的他的名字,“我要在这里建一座庵庙,落发为尼,为高杉先生守墓。”
夫人怔了怔。“鵜野,你要想清楚,你还很年轻,不用为了一个死去的情人浪费青春。”
“雅子夫人比我还小三岁,却有因为惋惜青春而另寻新欢吗?”我问她。
“当然不能。我是武士的妻子,有我自己的骄傲。”她看着我挺起胸膛。
”我也是。所以我也有必须坚持的东西。”

回想起在乡间生活的某一个午后,他抱着剑坐在树荫下吃着我做的便当,一边大声呵斥着奇兵队的新人们加紧联系。偶尔咳嗽几声,却目光如炬,把吃干净的饭盒放在我手里时顺便捏一下我的脸,然而咧开嘴笑着,头顶上阳光耀眼。

“鵜野、鵜野……”我多想再听一次他呼唤我的声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薔薇流離記 击鼓传花 »

- Comments
1 Comments

新しいのまたアップしたから早めに来てね 面白かったらみんなに教えてね

http://akihiroactor.blog17.fc2.com/

by アクター明広 | 09 06, 2005 - URLedit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rackbacks
0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