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る気の見せ場
プロフィール

Saori

  • Author:Saori
  • OLの仮面をかぶったおじさん

    ★絶望先生
    ★自称「腹黒文化系」
    ★心理的ニート
    ★ツンデレを装ったヤンデレ 
    ★自称、永遠の16歳
    ★ヒキコモリ失格中
    ★腐女子のくせにフィギュア萌え
    ★一応オタクのつもりです
    ★一応乙女のつもりです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慷慨悲歌

12 08, 2005 | 死宅生涯

0 Comments
《北走新选组》。
用野村、相马和土方三人的眼睛去观望新选组最后的日子。
自问对幕末历史充满了热爱,然而对于新选组的概念却也仍然停留在凛凛美男部队这种脸皮的层次上。更别提银魂这种该被学究们轰至渣的东西。即便从浪客剑心或是Peace Maker中些许触摸到了凛凛背后的苍凉,然而日站上那一行行白底字的课本式说明仍旧很难使我联想出他们的战斗到底要行至何处。
刚刚看完了「散る緋」。飞散的绯红是鲜血。鲜血的颜色是“诚”字旗。
主角是相马主计。
可能很少人知道,抑或这是我的又一次火星。他便是新选组的最后一任队长,明治6年在东京的自宅剖腹。身后留下一个年轻的妻子。
那是在他被流放到离岛作教书先生时爱慕上他的小岛女子。勇敢地告白,却换来一句“我不能为你活着。”还是结婚了,却什么也要求不了,什么也得不到,他的生命在接任组长的那个瞬间被生生夺去了一切激情。
视野中一遍又一遍出现土方岁三的侧脸,托孤一般把比生命还重要的新选组托付给他。
“就交给你了。”一语千斤。
却不是妻子口中的负担,而是赋予自己的责任。
所谓武士,必须仗剑到底。但他也明白,事实就像土方生前所说,所有人都必须在新时代活下去。
于是接替下组长的位置等于败军之将,必须背起不能承受之重去保全队员的性命。
最后,要用自己的性命作一个了结。新选组的了结。

坂田银时哥哥在挖鼻孔吃拉面作无聊赌博时常常以此起誓的武士之魂正是这群为一种抽象意识形态抛头颅洒热血的男人的真实写照。没有美男后宫,没有BL,不讨论武士道与同性爱的异同,也不涉及此后政治家们利用这种精神制造的巨大灾难,只论生死。
如果死亡果真能了结尘世所有,那某JB即将刊出207话的边缘少年漫画就全是在胡扯。曾看过一篇很KUSO的剖腹指南,上书体面的做法是剖开肚子后还要给自己的脖子来一刀,即光荣的迈入武士道的终极天堂,又不至于因为剖腹经验不足而承受巨大的痛苦。
于是相马就这么做了,长刀斜在肩上的那刻,口中的鲜血已经染红了牙齿。倒下去时眼睛看到了飞散的绯红色,鲜明地一如战事中被炸至半空的诚字旗。
新选组就是武士的意思。土方岁三这么说。
于是为了这寥寥几个字,男人们或死或化作行尸走肉。
在武士的词典里,死亡完全等价于值得付出生命的事物,那也许只是常人眼中无聊的坚持,却令他们义不容辞地前赴后继。
虽然愚蠢,虽然至今为止他们只能是课本上逆时代潮流而行的义士们,却的确身怀着这个时代已经灭绝了的唯美情操。
当然,对高衫先生的爱是不灭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无事生非 自圆其说 »

- Comments
0 Comment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rackbacks
0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