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る気の見せ場
プロフィール

Saori

  • Author:Saori
  • OLの仮面をかぶったおじさん

    ★絶望先生
    ★自称「腹黒文化系」
    ★心理的ニート
    ★ツンデレを装ったヤンデレ 
    ★自称、永遠の16歳
    ★ヒキコモリ失格中
    ★腐女子のくせにフィギュア萌え
    ★一応オタクのつもりです
    ★一応乙女のつもりです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自贺元旦

12 31, 2005 | 金蝕狂愛

2 Comments
纪念2005年的最后一天。
感谢着一年中大家给我的无数回忆,尤其是尸魂界的各位。
明年也要一直相爱哦~

------------------------------------------------
—Too young to stand alone——
她忽得醒来,四周还残留着梦境的香气。
“小姐,您起来了么?”拉门外女仆轻声呼唤。“时间差不多了,小姐您…”
“我知道了。”她坐起身来,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撞击着四壁,最后弹回她的身体,胸口被碰得生痛。她用双手拥抱自己单薄的身体。
“不要哭,琉璃。”
拉门外的女仆在一阵时间停滞般得静默后听到了饮泣。

那一年她14岁,乌的长发在颈后束起,白皙的脸庞精致甜美。父亲虽已去世,尚有追随大名的兄长支撑着整个家族。这能够为任何美好的词汇所附加的少女,为渐渐没落的春日井带来了新鲜的光芒。她以为世界如她眼中一般清纯粹。
直到那一天为止。
“小、小姐…稻叶秀忠投敌…我等孤立无援…春日井大人为了让我等部下逃生…他…他独自抗敌…终究还是……”哥哥的副官颤抖着从担架上抬起手,递给她一件被鲜血浸透的羽织,那个缝合在襟前、曾经充满着坚定气息的菱纹家徽被赤色分割,在视野里疼痛地破碎。“我等对不起大人……大人他……”往日严肃到有些刻板的武士哭泣到哽咽,不是因为浑身几乎致命的伤痕,而是为了她的胞兄,她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个亲人。
然后担架被抬走,身边熙熙攘攘地人群也散尽。她还是怔怔地站在原地,脚下流淌着忠臣们的鲜血,手里攒着哥哥的羽织。这曾经洁净柔软的外衣,如今弥漫着厮杀的气味,与自己来自同一双父母的血液浸透每一根白色纤维,粘稠而冰冷。
世界在视野里变得遥远而虚幻。
几天后春日井敬的遗骸被找了回来。靠着医师们en多次验证才确定了那具已经不能称之为身体的尸骸的确属于那位高大英俊的春日井大人。
她没有理会家臣们的阻拦去见了哥哥最后一面。
“你确定你要看吗?”头发苍白地家臣闻。
她嗯了一声作为回应。
脑海里忽然出现了很久很久以前父亲还活着的时候,她与一个穿着白色外褂的男孩立在自家后庭的池塘边,锦鲤忽得从水面跃出,在空中一个回旋后卟嗵一声回到池子里。
眼睛却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被掀开的白布之下。耳朵听到一阵剧烈的哭声爆发在沉默的房间。
走大门的瞬间,她的身体忽然被抽空般失去了全部力气,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远方的回廊上,白衣发的少年急速地奔跑过来,把身着蝴蝶纹小袖的少女轻轻扶起,修长的手指撩拨开她散乱在额上的发丝,琉璃似的眼睛望着她紧紧相咬的唇、苍白的脸、颤抖的肩。
在很多年后,某一日苍白的日光在半开的拉门外洒落,他从睡梦中醒来,伸手摸到身旁尚存余温却空空荡荡的床铺,忽然想起她少女时代因为昏眩而苍白的脸,一瞬间仿佛沧海桑田。”

“琉璃,这件事情我们也感到万分遗憾,敬是我亲手提拔上去的,如今竟然白发人送发人,老父痛失爱将啊。”葛冈家纲在哥哥的灵柩前对她说着这一天来已经听了无数遍的属于葬礼的套话。
“节哀顺便。”
“兄长承蒙朽葛冈大人的厚爱,也能安心穿过三途川了。”她也回答着在这一天回答了无数遍的属于葬礼的套话。
“琉璃,要照顾好你自己。”鬓角有些斑白的家纲拍拍她的肩膀。“敬是老夫的爱将,老夫一定替他好好照顾你。”
“葛冈大人。”她抬起头望着高大的贵族,目光带着不加掩饰的少年的锐利。“春日井家虽然只剩下我一个人,姑且还没有落到寄人篱下的地步,家父生前不知与葛冈大人立过什么约定,不过大人可不必拘泥于旧事。”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成年人用笑来掩饰尴尬,拍着她肩膀的手加大了力量,像是要表示出他游刃有余背后的无可奈何。“那么……你自己一切保重。”
保重。说保重。保护重要的东西。可她分明已丧失一切能够保护的东西,更别说什么重要。
母亲在生她时难产而死。不久大哥得肺病离开。9岁那年父亲终于摆脱了折磨他数年的顽疾撒手西去。如今,唯一的二哥变成了家族荣耀的一块勋章,骄傲而冰冷。而整个家族也随着少主的亡故几近崩溃,连家臣们寄托着最后一线希望的、与葛冈家的婚约也终于落空。
那是她年幼时,父亲琢磨与葛冈家纲定下的儿女亲。
人常说,树倒猢狲散。又说,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如厮浅薄的真理直到今天她才懂得。说什么两小无猜郎才女貌,结果繁华的舞台一落幕,卸了妆的人一个个形同陌路。
她什么也没有了。能保护她的和她能保护的。
她忽然明白过来,所谓幸福其实只是维持着悬崖边的平衡,踏空一步,世界就坍塌了。
她在一夜之间蜕去了乙女的皮囊,柔弱的双肩支撑起一个徒有虚名的家族,戴上人前人后截然相反的面具。
她清楚自己想要活下去,只能迫不得已地勇往直前。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岁初百题 看我华丽的失意体前屈… »

- Comments
2 Comments

Saori酱!
新年快乐~v-238
FIDO!v-220

by TonTon | 12 31, 2005 - URLedit ]

便一直都这样相爱着呢^^

by kaka | 01 01, 2006 - URL [ edit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rackbacks
0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