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る気の見せ場
プロフィール

Saori

  • Author:Saori
  • OLの仮面をかぶったおじさん

    ★絶望先生
    ★自称「腹黒文化系」
    ★心理的ニート
    ★ツンデレを装ったヤンデレ 
    ★自称、永遠の16歳
    ★ヒキコモリ失格中
    ★腐女子のくせにフィギュア萌え
    ★一応オタクのつもりです
    ★一応乙女のつもりです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契草離歌

02 25, 2006 | 畫葉菩提

1 Comments
百題·55[燈籠]

今年元宵沒有月亮。
長街上依舊挂滿五彩的燈籠,夜的帳幕下飄落雪花。我穿行在熙熙攘攘地人潮中,目光一角出現他的側影。
宛如與夜融為一體的衣衫和眼睛。他嘴角挂著那時的笑容。
“你是想為我雕像麽……抑或是……你在跟蹤我?”
一片雪花落在眼眶邊,被皮膚的溫度融化,沿著臉頰簌地滑落。
好溫暖。仿佛他為我擦拭淚痕的拇指的溫度。
我擡起頭,只看到滿天白雪化作飛花散落。

“下個月元宵節,到長安的燈會等我。”
分別的時候,兩人站在初遇的斷頭巷裏。紅色的高牆下他微微露出笑容,然後很小心地伸出左手擧到我的臉前,拇指輕輕按在我的眼眶下面,順著眼淚流下的軌跡撫摸著。
好溫暖。
我擡起頭凝視他,視野已然被淚水模糊,卻分明將他帶笑的眼睛看得清清楚楚。
與第一次相遇時一樣的眼神。
那還是春末,我在蘆城的街市發現了追捕三月有餘的他,一路跟蹤到了這個斷頭巷中。那一日陽光稀疏,巷子盡頭的大樟樹在暖風中沙沙作響,他不緊不慢地在前面走,破綻百出。我邊等待著援兵邊隱藏氣息跟緊他。正得意著這一回終于能甕中捉鱉,卻冷不防他一回頭,站定在那面紅墻下。
就算是背對他躲在墻后,我也能感覺到他的目光正透過牆壁注視著我。
援兵未到,我只能盡量拖住他的腳步。
可打定主意從墻后現身的我卻看到了一雙帶笑的眼睛。
沒有陰險、嘲弄或者任何激怒對手的意思,他只是靜靜地望著我,仿佛望著盛開鮮花的院子或是鄰家的花貓,又或者是紛紛揚揚的雪。平和地、悠然地、甚至帶著一絲寂寞的笑容。
我不由得怔住了。
“你是想為我雕像嗎?”
“啊?”
“你這麽專注地盯著我看,我以爲你要為我雕個像。”
他微微垂下眼瞼,聲音在暖風裏靜謐而綿長。
“抑或是……你在跟蹤我?”
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真正破綻百出的人是我自己。
然而還是動手了。
一招之後,他的劍把被我削掉了一塊,我的衣襟被他劃破。上衣在胸口嘩地敞開,我只能丟了劍死死護住胸口。
真是大色狼大變態!我在心裏早就把他大卸八塊,然而女人可悲的生理構造卻讓我無法忘乎所以地大打出手,更把我逼入絕境。

“我那是故意的。”
第二次見面時他這麽對我說,説話地時候一手端著酒盞,一手把刀架在我脖子上。
“不過真沒想到你會把劍都丟掉。”
他一臉輕鬆地喝一口酒,刀口緩緩逼近我的脖子。我只得再次把手中的匕首丟在地上。
正是盛夏的夜晚。我從半個月前就潛入昶王府臥底作侍女,終于等到這一夜昶王壽筵中,他手持鴉刀在座前舞劍。
還是數月前的那雙眼睛,隨著燭火與鼓聲在大殿裏四顧。鼓聲終了,他突然提劍沖向昶王的坐席,銀光一閃,鴉刀的利刃距離昶王的脖子不到一公分。
我看得滿身冷汗。
“我總是相信你的。"昶王忽然笑起來,還領頭鼓起掌。滿座釋然,眼看他就要退場了。
我正思量著如何脫身去追他,不料卻被身邊的士大夫推了一把。
“昶王殿下,是不是應該給你優秀的部下一點獎勵?我提議把這個女人賜給他,您的部下看起來對她很感興趣。”
哈?你搞什麽啊,大伯?我一臉疑惑地瞪著那矮胖中年人正要發飆,卻看到埋伏在對席的副長不斷打著暗號。
[照他說的做!]副長暗號道。
“快去準備一個房間,我們繼續為殿下祝壽!”矮胖中年人又有指示。昶王在寶座上撫著鬍鬚頻頻點頭。副長打著暗號:[色誘色誘!]
口胡!這伙咸溼的中年人!
不過我還是失敗了。當我正想照著副長的色誘計行事,鉚足力氣擺出溫柔嬌美的造型喊了他一聲官人就準備手起刀落的時候,他的劍已經抵住了我的喉嚨。
當然了,這次的失敗主要在於我帶的是匕首,而他用劍。我不承認這種由客觀因素造成的失敗。
“因爲我沒料到你這麽變態啊。”我說,想激他。可他卻不爲所動,穩穩地喝著酒。
一陣靜默后,他忽然問我:“你叫什麽名字?”
“螢。”
“很好聽。”
“胡説,從來沒人說好聽?”
“我從不胡説。”看不出他是認真的還是就地胡謅。
“你呢?”
“揚羽。”
他忽然把面對這我的刀鋒專向自己,刀柄的底端上露出一個紋樣。是一只美麗的色蝴蝶。
“我以前沒有名字,只有這把劍。有一天某個人告訴我劍上唯一的裝飾品是叫做揚羽的蝴蝶,我就決定用它為自己命名。你叫螢,我們一樣都是短命的生物。蝴蝶和螢火蟲,活著的時候披著光鮮亮麗的皮囊,卻死得比誰都快。不過要比較起來,應該是我活得比你長一些嗎?”
他說著說著,自己忍不住笑起來。然後停下來望著我。
“你的那種眼神,很像是雕像師傅。”
“雕像師傅?”
“好像要抓住別人臉上所有的細節然後才能雕刻出佳作那種感覺。”
“我、我沒注意到……”
“你穿這種衣服很好看,比上一次跟蹤我時那身好多了。”
“那可真是謝謝官人的誇獎了。另外,你真是話很多呢。”我指責他。
他怔了怔,伸手提起酒壺倒酒入杯。
“你胡説,每個人都說我很悶。”他似乎很認真地看著我。
“我才沒胡説,上一次也好這一次也好,我可是來殺你的人耶,你有那麽多廢話可以跟我麽?”
“的確……”他喃喃自語似地吐出兩個字,便轉頭看著窗外。許久,他忽然說:“我也不知道……大概我真有許多話要對你說吧。”
原來他竟一直在思考我提出的問題。
該說他是聰明還是笨呢?

“你到現在仍舊很多話要對我說麽?”
第三次見到他的時候我問他。那是個初秋的傍晚,我與他站在長安城外的郊道上,知了仍在樹蔭裏喧囂不停。
“恐怕是吧。”他用手推開我的劍鋒,從懷裏掏出一根簪子。白銀打的牡丹花,花蕊処瓖著紅玉。
“這是什麽?”我問。
“送給你的。”
“你……這是想收買我放了你?”
“不。我前幾天在長安的街市上看到這個,覺得很襯你。”他把半包著紅布的簪子放在我手心。“就當是補償我上次劃破了你的衣服。”
他望著我,眼神仍舊是那樣平和、悠然甚至寂寞的。
我連一句吐槽的話也說不出。
“我很喜歡看你驚訝的樣子。”他說,“有些氣急敗壞的,一句話也不說就瞪著人看。”
我就像被他料中一樣露出那張驚訝的臉望著他。
“螢。”他的臉忽然湊近我的耳朵,“簪子裏那塊玉石的底面刻著這你們修羅黨一直想要的東西,你的黨首知道怎麽操作它。”
我胸口忽然一緊,猛地從他身邊跳開。與他相遇之後這麽多日子,我仿佛一直旋轉在萬花筒裏的世界,迷茫地、令人暈眩地、絢麗繽紛地,我還不知道這感情該稱作什麽,然而當他說出江湖上比比皆是的爾虞我詐,我的胸口卻一下子從雲端跌落般劇痛起來。
“原來你從一開始就想跟我們做交易,你背叛了昶王,所以要把這密道地圖作籌碼贏得全身而退的機會……什麽有很多話要對我說,全是你計劃的一部分而已吧,把我耍得團團轉很好玩麽!”
“螢……”
“別叫地這麽親熱!”我真的氣急敗壞。“騙子!”
他向我伸出的手在半空停住,眼神中的笑意忽然消失,剩下赤裸裸地疼痛。
“相信我。”
他說了三個字,然後轉過身。


之後一直到冬天。我再也沒見過他。
從簪子上拆下來的紅玉底面真的刻著密道地圖,黨首把暗號破解后畫出地圖后高價賣給了等候多時的委托人。
幾個月后,黨裏的同志像說八卦一樣跟我提起他。
“阿螢你聽説了麽,我們幾個月前一直盯著的那個殺手,就是昶王手下的那個,他把自己的主子給幹掉了,現在昶王一派的人鉚足了勁兒在追殺他,聽説道也有不少想要他命的,嘖嘖,真了不得。”
那時他說,相信他。
他看起來有很多話要對我說,卻只說了三個字,叫我相信他。
我從來覺得他應該是個喜歡安靜的人,喜歡開滿鮮花的院子、花貓和雪,一定不喜歡到處躲避別人的追殺和為了躲避追殺而殺人。
可他卻這麽做的,在他要求我相信他以後。他殺了曾信任他的主公,他無償出賣了主公的秘密,他出逃,再也沒有找過我。
那個時候他一定有很多話要對我說,或許是他叛變的原因,他與昶王有著血海深仇,他是逼不得已才鋌而走險。又或許是他接近我的真意,他想為我做些什麽,他在我驚訝的表情后看到了什麽。
他想把一切都告訴我,可我沒有給他機會。
我說他是騙子。
他只說:“相信我。”
那一夜很冷,風大得幾乎要將枯樹連根刮起。
我一個人跑到蘆城那條斷頭巷裏。
紅墻前,四、五個人正在激烈打鬥。月光在云間移轉,幾個人在刀光閃爍之後倒下,然後,我看到他轉過身。
“螢……?”他臉頰上殘留著追殺者的鮮血,遲疑著向我走來,最後在離我一步的地方站定,像往昔般微笑著,然後很小心地伸出左手擧到我的臉前,拇指輕輕按在我的眼眶下面,順著眼淚流下的軌跡撫摸著。
好溫暖。
我忽然意識到,這就是真正的分別了。
“下個月元宵節,到長安的燈會等我。”
他說,然後抽身離開,連頭也沒來得及回。

“我從不胡説。”他曾這樣許諾過。
第一次我沒有相信他。他卻給了我第二次機會。
所以這次,就算他是在騗我,我也要等下去。

元宵。長安城裏燈火通明。滿天的飛雪也沒能妨礙人們過節的心情,反而為這新年節慶的最後一夜頻添歡樂。
我穿行在萬花筒般絢爛夜景中,只覺得人群的喧囂正慢慢退卻。
一個遙遠卻熟悉的像流水般淌進了耳朵。
“你是想為我雕像麽……抑或是……你在跟蹤我?”
一片雪花落在眼眶邊,被皮膚的溫度融化,沿著臉頰簌地滑落。
“你這麽專注地盯著我看,我以爲你要為我雕個像。”“我那是故意的。”“我從不胡説。”“我們一樣都是短命的生物。蝴蝶和螢火蟲,活著的時候披著光鮮亮麗的皮囊,卻死得比誰都快。”“你穿這種衣服很好看,比上一次跟蹤我時那身好多了。”“你胡説,每個人都說我很悶。”“大概我真有許多話要對你說吧。”“我前幾天在長安的街市上看到這個,覺得很襯你。”“我很喜歡看你驚訝的樣子,有些氣急敗壞的,一句話也不說就瞪著人看。”“螢……”“相信我。”
我擡起頭,只看到滿天白雪化作飛花散落。

岁初百题

01 01, 2006 | 畫葉菩提

2 Comments
元月一日的新工程。
虽然已是相当OUT的点子,然而仍愿试练2006年的根性。
为自己出百题。

爱意是满满的,要跳坑是必然的。
一下便被标榜为自我价值体现与意识形态考据的、无向性无CP限制的人品百题。
那麽,於是我打算換題了……姑且這樣……

続きを読む »

Vampire资料考

10 02, 2005 | 畫葉菩提

2 Comments
[上古和中古時期 ]

“出去,我命令他。。。。

你老在砍掉人頭的法庭出現,

在挖眼睛,割喉嚨,斬斷手腳的地方作怪,

有你的地方,少年的精液枯乾,石塊砸死人,

木樁刺入了脊椎,慘烈哭號處處可聞,

你這個妖魔,應該呆在喝血獅子的洞窟裏!"

--------埃斯庫羅斯《復仇女神》

我認為事實上,上古時期還不存在吸血鬼,儘管許多資料認為最早在西元前6世紀的中國甚至更早的波斯吸血鬼就出現了。

那時的所謂吸血鬼,其實是神,或者是魔鬼,而不是僵屍,所以從根本上來說算不上吸血鬼,但有意思的是,在各種文明中都有關於吸血妖魔的傳說,這可以看出人類對血的敬畏和渴望是自古就有的,比如阿茲特克人就認为用年輕的血液祭祀可以使土地肥沃,而古希臘和古羅馬的傳說中更不乏用鮮血使自己恢復青春的記載,比如在荷馬史詩《奧賽》(卷11)中,希臘戰士尤利西斯祭獻綿陽的鮮血召喚英雄的亡靈,還有就是拉彌亞。在希臘神話中,她是埃及王Belos的女兒,她的幾個孩子被天後赫拉殺死,为了報復,拉彌亞化身为怪物,吞吃兒童並吸食他們的鮮血。

但如前文所言,我認為這些根本算不上吸血鬼,最多只是萌芽,真正意義上的吸血鬼,是隨著基督教一起來臨的。

続きを読む »

第三十九灯

06 10, 2005 | 畫葉菩提

1 Comments
我来欢呼我便真的开了这个分类开始考据+YY百物语了噢~~=w=
然而此次飚完分明发现自己被女协荼毒了呀~TAT 连这么无聊的东西都能Y得很开心……
关于安倍晴明的YY等我下次有时间再继续呀呀!
我便说这是修订版……

===================================================

葛の葉姫。
关键词:白狐。美人。稻荷大神。阴阳师。
官方注释:稻荷大神的仆从白狐,在信太之森被猎人追捕而受伤。正巧在此路过的安倍保名因某种因缘救下白狐。白狐为报答恩情化作人类的女子自称“葛の葉”来到保名身边陪伴左右。产子唤作“晴明”,被自己灵力高深的儿子看穿本体,只得告别爱侣消失在信太之森。(资料来源:[ 妖怪尽くし ])
杂考
<その一> 在日本歌舞伎中有名为“葛の葉 狐の子別れ”的剧目。其中的情节与[ 妖怪尽くし ]的资料有些出入。后半段报恩情节相同,但歌舞伎剧中没有提到白狐与稻荷神的关系,“信太之森”也变为“信田之森”,且葛の葉姬这名字也并非空穴来风。安倍保名曾与信田庄司家的女儿榊有婚约,却因奸人设计令榊在他面前自杀。在保名因此巨痛变得癫狂迷乱时,榊的妹妹葛の葉前来安慰他。保名得见与爱人形容相似的葛の葉渐渐恢复正常,并欲娶葛の葉为妻。而此刻同样恋慕葛の葉的石川悪右衛門(名字太KUSO吧…)追逐着一只白狐登场(←注意),本尊的葛の葉姬很不可思议的逃走了(编剧还真是狗血淋头…)安倍保名救下白狐驱退石川,而白狐为报恩化作葛の葉的形态出现在一心求死的保名面前,两人婚后隐居安部野,生下了安倍童子。从歌舞伎剧的情节来看确实比公式化的百物语简介来的充实合理,剧目最后还出现了保名认为即便是狐妻也不能改变自己的恋心,所以前往信田之森寻找葛の葉,然而只听到了宛如哭泣般地狐鸣这样的场面,分明是赚泪水钱不还价。
<その二> 『恋しくば 尋ねきてみよ和泉なる 信太の森の うらみ葛の葉』——葛の葉离去时吟唱的名句。句中提到的“和泉”即是指信太之森的所在地「和泉の国」(今大阪府和泉市)。
<その三> 葛の葉在被儿子晴明识破真身之际有神奇的宝石从身体中分离,此石后一直为晴明使用,放在耳边能听到未来与普通人不知之事。(资料来源:おとなのえほん)
<その四> 在大阪市阿倍野区(即当年的信太之森)有一座「葛の葉稲荷神社」,安倍保名曾为了家族复兴日日前往此地向稻荷神祈祷。从这种说法看,安倍保名会救下白狐也许并非偶然,或许一切根本是稻荷大神的XY(?!)在这座神社里现在还保留着传说曾映出葛叶白狐之姿的井和刻有葛叶辞世之歌的石碑(碑的下部还雕有白狐),另外这座神社及信太之森在清少纳言的《草枕子》也有提及。
<その五> 和泉式部咏葛叶的诗句。『秋風は少し吹くとも葛の葉のうらみがほにはみへじとぞおもふ』 (XD 翻译不能丫~~)
<その六> 最后是废柴不知从哪里看来的野史~撇开悲恋传说不理,其实葛叶最有可能的实际身份便是保名众多女房的其中一个,歌女出身,貌美得宠,生下晴明后去世。就像所谓阴阳道其实跟天文地理有关,所谓降妖除魔才不是安倍晴明的守备范围一样,红颜薄命的葛叶因为生下了非凡的儿子自身也被上了神话之纱,能够变身成为日本人相当信奉的稻荷神的仆从继而与凡人展开悲恋实在是后人罗曼蒂克的想法。


---------------------------以下大半KUSO小半正直------------------------
个人YY(含女协成分):
这便又是狐仙报恩的老话,然而侍奉稻荷大神的白狐理该是惊世骇俗的美人。[ 妖怪尽くし ]上所付的百物语图鉴中葛葉姫颇为KUSO的皮肤雪白,着绛紫和服,在林中作旅行状。我便说在与恩公邂逅之前小葛叶必定暗恋那玉树临风的稻荷神丫~~而堂堂仙子会狼狈得在林子里被蛮子猎人追逐着必然是稻荷大神的原配净琉璃夫人对这小白狐顿生中年危机预感家庭幸福不再,于是便找出万般理由定要致其死地呀呀~
然而不排除小葛叶会是女性仙人协会(通称女协)的骨干这一事实,在撰写“稻荷神与言灵!这在罪孽深重的夜晚”好评连载18X同人志时暴露了革命者身份,幸亏净琉璃会长及时调整工作路线调派她前往人间驻守才保得一命,那凶猛猎人石川悪右衛門分明是自散协放出的暗部头头呀~
(飞泪)小葛叶~无论你是那一方姐姐都便厚道得告诫你~人生是个大窟窿,爱情与同人志皆填不平呀呀~~
另、安倍保名的人品虽不得知,能在林中见义勇为保护小动物估计也是纯良一名,正如聊斋故事里以不厌其烦之势出现过的撞大运秀才一样,保名丝毫没有把协助动物保护协会工作与被美女搭讪联系起来(我便说换到现代保名定自认为那[草莓百分百]的男煮饺丫丫),纯良的大脑里立刻充满了一些神圣的[消 音],分明身无长物也幻想能引来美女竞折腰,我便说男人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啊啊啊~(/- -)/+-+
然而我们也不排除安倍保名便是那自散协下属神视研的成员,身怀神秘克妻体质学某蓝染腹一脸柔情似水暗地里反将女协一军,定要让那净琉璃会长失了骨干断了连载还背上弟子为私情结婚的丑闻呀。KUSO!!
要正直的说葛叶姬其实是悲剧女主角,谁知道她心中小小的爱情之花不是为了诞生那大阴阳师而早已写好的剧本。女人在喜悦中迎来血液的延续,几乎要忘记了自己一身雪白的兽姿,天真地期望着地老天荒。然而那孩子一开眼,尘归尘,土归土。她终究只是梦了一场,醒来的时刻就在面前。此刻便无法猜测她会流下多少眼泪来纪念这段光阴,葛叶不是白素贞,还能怨恨法海和尚,还能等待着雷锋塔倒、西湖水干的预言。小小的白狐被头顶上遥遥九天打败,完成了天交与她任务后顿时失去一切意义。恋情与纤绊瞬间湮灭,葛叶只能头也不回地离开。
然而要YY的话便说葛叶事件算是在女协历史中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先说女协在失了骨干断了连载之后首次察觉到了自散协及其下属各组织的存在并开始制定相关对策防范,又有优秀的女协成员葛叶姬生下了之后影响同人界近千年的人间灵异向耽美巨人安倍晴明,数十年后他与吹笛少年源博雅的同人志、原音DRAMA、偷拍视频皆保持神界人间最抢手排行榜龙头位置,因这一王道配对而诞生的著名同人女更多如天上繁星,为大家熟知便是天照大御神和蜜虫两位。此后的历代女协会长都将葛叶姬的回忆录《耽美是硬道理》作为终身学习材料,而葛叶姬所晚年撰写的系列纪实同人志《晴明与博雅!ENDLESS LOVE》更与蜜虫的《拥抱月夜》、青音的《笛之蜃気楼》并称晴雅三经典。
……好了,我承认以上都是KUSO…………

----------------------------我是正直的分割线------------------------
登场人物介绍(真实性待考)
稻荷大神/ 保佑五谷丰登之神,即农业神。本体是狐狸,以言灵与狐族定下主仆契约。在日本有多处供奉稻荷神的著名神社,稻荷神一般以狐狸形雕像形式出现,脖子上KUSO的围着红围巾(不是肚兜么?)
言灵/咒术具象化而成的神。依附于稻荷大神联系其与狐族的契约。
净琉璃/稻荷大神之妻。狐族。
安倍晴明/地球人都知道……=。=
源博雅/源氏贵族。擅吹笛。晴明的近友。(口胡!这分明是枕梦貉的KUSO~)




続きを読む »

« Prev Pag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